首 页 清纯美女 明星美女 靓女模特 美女壁纸 唯美风景 动物图片 性感自拍 性感美女 丝袜美腿 中国美女 日本美女 韩国美女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时代书城、文学小说 >
四十九 葛丰年率兵擒阿哥 乾隆帝谈笑清君侧            



    葛丰年退到店外,等了半晌也不见弘晓等人来。他是个急性人,便请守在门口的卜仁进
去请旨,可否允他回营先行集合人马。不一时卜仁便出来。说道:“不用。待会儿,王大臣
从丰台大营过,就便儿就办了。”葛丰年只好耐着性子在门外守候,足足过了近一个时辰,
才听到一阵马蹄得得声,弘晓、讷亲、张廷玉,九门提督因为出缺,由兵部侍郎英诺暂署,
——几个人都没带从人,骑着马过来。卜仁、卜礼见他们过来,暗中问道:“是卜义么?”

    “是我。”卜义答道,“几位都请到了!”说罢俯身趴在张廷玉马下,卜仁、卜礼也忙
过来扶着张廷玉踩在卜义的背上下来。几个人悄俏地进了店。一入上房,就见到阔别近月的
乾隆,由张廷玉领衔,一齐跪下请安。

    乾隆抬抬手,说道:“起来吧。这里不比大内,房子小,不能都坐,除了廷玉,都站着
说话吧。”张廷玉谢恩坐在靠墙凳子上,说道:“皇上气色很好,只是略清减了点。既到了
丰台,回大内或畅春园只有咫尺之地,这个地方不易关防。”乾隆没有接这个话茬,说道:
“你们在京的王大臣办差不错——见到山西的折子了么?”

    “见到了。”怡亲王弘晓忙道,“这真是一件蒙羞朝廷的事。不过孙嘉淦处置得太鲁莽
了,人死赃证灭,怎么查呢?臣弟心里很不受用。因为杨嗣景这人我就不认识,我问弘昇给
山西写过信没有,弘昇说,‘这是什么事,我就那么笨?’说来说去,竟越来越糊涂的
了。”乾隆脸上毫无表情,转脸问讷亲:“你看呢!”

    讷亲怔了一下,说道:“据奴才想,这和伪奏稿案一样,不宜深究。查不清的事就不如
快刀斩乱麻的好。”弘晓冷笑道:“那杨嗣景公然说是弘昇代我写信,我受这冤枉如何洗
白?事不关己,你说得好风凉!”讷亲道:“王爷不要错疑了我。咱们是对主子负责。心里
怎么想,应该是无欺无隐。这件事等主子回宫,自然有御前会议。容我慢慢解释。”

    “现在就是御前会议。”乾隆一笑道,“宫里议和现在议还不是一样?不过,今晚不议
这事。朕方才说过,你们留京差使办得不错。朕出去这么久,连丰台提督都不晓得,你们的
口封得很紧,事情做得很严密。”他语带双关他说道,“朕是想问,七司衙门是怎么回
事?”

    弘晓坦然说道:“是臣弟请示了庄亲王设立的七司衙门,皇上知道,开国已经百年,到
臣弟这一辈,还有比臣弟小两三辈的宗室子弟,足有两三千人。每天提着个鸟笼子串茶馆、
说闲话、养狗、栽石榴树,不如给他们安排个正经差使,也好拘管。外藩王爷进京,由他们
照管,一来得些进项,二来也免生些是非。”乾隆和蔼地问道:“这个七司衙门是谁管
着?”弘晓道:“是五爷家的弘昇,人聪明,也精干。理亲王弘哲和怡贝勒弘昌推荐的。我
不放心,又加了个弘普当协办。”乾隆问道:“设立之后,你没有再过问这些事?”弘晓
道:“我在军机处,没有料理这事。左不过按月支钱粮,每天点卯照料点内务,都是些小
事。”

    “小事?”乾隆冷笑一声,“他们已经接防大内宿卫,连奉旨回宫的太监都挡了回来。
你是管‘大事’的,朕请问你,还有什么事比这更大?一就是你每日转到朕那里的请安折
子,不疼不痒的条陈,乱七八糟的晴雨表?你弘晓郑重其事给朕上过一份折子?这后院垛了
这么一堆干柴,一点就着,你居然一声不吭?昏愦!”

    皇帝突然变了脸,几个人都惊得脸色苍白,再也站不住,都一齐跪了下去。张廷玉也坐
不往,也跪了,说道:“这事情臣和讷亲都知道,也过问过。因说是请旨准行的,就没有深
究……臣老迈昏愦,请主子降罪。”讷亲也道:“臣罪难道,求皇上严加惩处。”

    “朕谁也不惩处。”乾隆突然换了笑脸。“朕就是为顾全你们体面才叫你们来。解铃还
须系铃人嘛。今晚就办这件事。内城都是英诺的人,离城还有这么远,叫葛丰年护送你们进
去——就这样吧!”弘晓有点为难他说道:“这是一道旨意就办了的事。何必这么匆忙,带
兵进城,惊动太大了。”乾隆倏地收了笑容,说道:“你叫弘‘晓’,却不晓事,顾全你的
体面,你还要饶舌!你退下,到西厢房明天随朕进城,不要你来办这个差了!”他说着,又
到桌前写手谕,一边写一边说道:“譬如眼里有沙子,你要朕‘明日’再揉眼!”他将手谕
递给葛丰年。“你的差使两条,护送几个大臣到大内,然后立即到怡王府拿下弘昌,还有弘
普、弘昇,一体锁拿交宗人府给讷亲看管!”

    “皇上!”弘晓痛苦地轻声呼唤道。

    乾隆神色黯淡,摆了摆手,说道:“你下去吧,朕就有恩旨的。”

    设立不到半个月的内务府七司衙门在两个时辰内土崩瓦解,象它的出现一样突兀,消失
得一干二净。按照弘皙的设想,将在京的两千多名皇族子弟、闲散的宗室亲贵组织起来,加
上他们各自的家奴门人,这是一股了不得的力量,不动声色地把持内务府。(宗人府也是不
言而喻的),逐步掌握宿卫大权、外藩接待权、与八旗旗士的联络权,……实力大了,皇帝
也不能不买帐,即使不能废掉这个“来历可疑,名份不正”的皇帝,至少也可削掉他的独裁
权,恢复顺治皇帝前八王议政的局面。可事情做起来,才知道不容易。原来密议过多次“一
年之内暂不显山露水,只站稳脚跟”的计划未能实现。这些天演贵胄个个都不是省油灯,说
是内务府的“第七司”,内务府压根儿就不敢招惹,连弘普、弘昌、弘昇也约制不住。这些
七司衙门的“兵”都面子大得吓人。这个到户部找自己的门生批钱粮,那个去兵部武库寻自
己的奴才借兵器——都姓爱新觉罗,谁也不敢招惹。后来索性占据东华门、西华门,说是
“帮助侍卫守护内苑”,内务府深知就里,谁敢出来说话?这个势头发展之快,连弘皙自己
也觉得吃惊。

    但第二天早晨弘皙天不明就起床。他打算连早点也不吃,赶紧叫弘昇和弘普过来商量如
何整顿“七司衙门”。不料还没洗漱完,王府门吏便慌慌张张进来禀道:“王爷,不知怎么
回事,我们门外头都是兵!象是要出什么事似的。”

    “兵?”弘皙将口内青盐水吐掉,问道:“你没问问,是哪个衙门的,谁派来的?守在
门口做什么?”那门吏说:“奴才问了,说是九门提督衙门的,奉命守护。别的什么也问不
出来。”弘皙象木头一样呆立着,半晌没有说出话来,脸色又青又灰,突然一种不祥的预感
袭上心头,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一定是皇上回来了,他发觉了七司衙门的事。”他一屁
股跌坐在安乐椅中,抚着光亮的脑门子思量半晌。忽地一跃而起说道:“叫他们给我备轿。
我到大内瞧瞧。”

    那门吏答应一声出去,这边弘皙便更衣,戴了薰貂朝冠,穿了四团五爪金龙石青朝褂,
外披金黄缎里儿的紫貂瑞罩,腰间束一条衔猫睛石金玉方版带,佩绦微露,缀着四颗东珠—
—穿戴齐整,出了王府,见照壁外和王府沿墙三步一哨五步一岗,都是佩刀武官,品级最小
的也是千总,雄赳赳站着目不斜视。他情知出了大事,吸了一口清冽的冷气,镇定了一下自
己,下阶上轿,却也没人阻挡,遂大声吩咐道:

    “去东华门递牌子!”

    东华门一切如常。门吏、侍卫、太监见是理亲王驾到,照例请安问好。递牌子进去,一
时便有旨意:“着弘皙养心殿觐见。”

    弘皙心里七上八下,一时想着自己“没事不怕吃凉药”,一时又莫名地紧张。天上下着
小雪,地下结着薄冰,几次走神儿,几乎滑倒了……恍恍惚惚来到养心殿垂花门前。太监王
礼接着,向他打千儿请了安,说道:“万岁爷说了,理王爷到了,立刻叫进。”弘皙点点头
进来,见乾隆坐在东暖阁,和讷亲、鄂尔泰、允禄、弘晓正在议事,忙上前跪了行三跪九叩
大礼,说道:“臣不晓得御驾已经荣返,没得迎接,乞皇上恕罪。”

    “看来你精神还好。”乾隆嘻笑自若他说道,“只是越发瘦了,好歹也爱惜一点自己
呀!”遂叫起身赐坐,接着方才的议题道:“殿试的事再也不能拖了。北京这么冷,有的穷
读书人没法过。这么着,叫礼部查一查,有住不起店、住在庙里的贡生,每人资助五两银
子。有南方广州福建来的,必定没有带棉衣棉被,从军需库里支取一些散发了。你们知道,
这里兴许就有将来的将相,冻死在这里,岂不罪过?”

    和弘皙挨身坐着的鄂尔泰忙道:“主子想得周到,依奴才看,昨晚查抄七司衙门,有五
六千两银子,被服、柴炭这些东西也不少。不如把这些分别发给穷贡生,倒省了许多事。”
讷亲立刻反对,说道:“还是照主上的旨意为好。查抄的东西本来就乱,直接拿去赏人,连
个账目也没有,往后遇到这类事,成了例就不好了。抄的东西该入库的入库,赏的东西该出
库的出库,规矩不能乱。要杜绝小人们从中作弊。”弘皙这才知道真的出了大事,头“嗡”
地一声涨得老大。口中嚅动着:“……抄了?……”

    “殿试的事定在十月二十六吧。”乾隆带着椰榆的目光望着木偶一样的弘皙,自顾说
道:“就由弘晓和弘皙主持,讷亲监场。往年每年殿试都有冻病的,今年叫礼部,每人给一
个铜手炉,热水隔时添换,至于殿试题目,朕届时再定。你们看如何?”几个大臣立刻趋附
颂圣,异口同声赞称。乾隆笑问:“弘皙,你怎么一言不发呀?”

    “啊?啊!”弘皙吓了一跳,忙道:“主上说的极是,这个七司衙门我早就瞧着不顺
眼,很该抄掉它!”一句话说得几个大臣无不愕然。

    乾隆格格一笑,说道:“你是一心以为鸿鸽之将至啊!殿试的事朕不敢叫你操心了。”
弘皙脸色涨红,说道:“七司衙门其实不是臣的疼痒。不过,弘昇、弘普、弘昌他们都是兄
弟,乍闻之下,惊骇莫名。求主子网开一面,多少给些体面。您知道,七司衙门里作养的可
都是皇族子弟啊!”乾隆哼了一声,说道:“是子弟兵!这子弟兵放在宫掖里,朕自然有些
心障。你替他们求情,是情份中的事。弘昇、弘昌、弘普昨晚都被从热被窝里拉了起来,已
经囚在宗人府,等着内务府慎刑司拷问了。求情,如何对待国法呢?如若事涉于你,又有谁
来为你求告呢?”

    “皇上!”

    “这一声叫得好响。”乾隆咬牙尖刻地笑着,“你几时心里真正拿朕当皇上看?朕实话
告诉你,昨晚弘普、弘昌什么都招了。算什么硬骨头?连三十皮鞭都经不起!”

    弘皙再也坐不住,身子一软就势趴跪在地下只是叩头,一句话也回不出来。

    “人真是奇怪。”乾隆站起身来,在暖阁和殿中漫步,沉思着,象是自语,又象是申
斥:“圣祖爷废你父亲的太子位,废了两次!第二次明发诏谕,‘有敢言胤礽疾病痊好,可
重为太子者,朕即斩不赦’——这是明发圣谕,不是密室里的话,通天下皆知,唯独你怎么
忘了。先帝爷人说刻薄,可偏偏是先帝爷宽释了你父亲,不避讳,不称臣,死时以太子礼安
葬。朕以宽仁待天下,封你为亲王,奔走在御前。你居然又想起来你父亲本是太子,这个养
心殿、那个太和殿该是你的!”弘皙脸色象香灰一样难看,叩头时浑身都在颤抖,结结巴巴
说道:“臣、臣……臣没有这个心……真的,真的……”乾隆根本就不理会他,继续说道:
“唉……朕的心太仁了,仁得有些迂了。迂得天下臣民都以为朕连鸡都不敢杀!——杨名时
是怎么死的?”乾隆突然走近弘皙,站在他的身旁,用不屑的神气看着抖成一团的弘皙,说
道:“你不用害怕,杨名时的死与你没有直接关联。但你和他们一伙,你知情不举!他们商
议这事时,河边说话,水里有鱼听!就是山西的萨哈谅一案,朕也不想细查,若查的话,恐
怕在座的有些人难承其罪!”他突然神经质地爆发出一阵大笑:“上苍,你叫朕以仁孝治天
下,对这样猪狗不如的人,能仁么?孙嘉淦上三习一弊书,要朕亲君子摒小人,倘若朕身边
都是小人,没有君子,又该怎么办?孙嘉淦说要破心中贼,这何其难也!”

    他这样一说,把在座的所有人都扫了进去,讷亲、鄂尔泰、弘晓、允禄谁也坐不住,都
一齐跪了下去,弘晓叩头道:“皇上这么说,真使臣无地自容,臣在京办事不留心,自应—
—”

    “朕这就要说到你。”乾隆恶狠狠狞笑道,“你哪里是什么‘办事不留心’?你是个滥
好人!十三叔是闻名天下的侠王,怎么养出个你来?你在上书房,又在军机处,弘昌是你亲
兄弟,他胡作非为,你是聋了,还是瞎了?!杨嗣景吞的信,说你授意写的,朕还可不信,
但弘昇、弘昌、弘普这三个恶种行迹诡秘,又不是一天两天,你可曾有一句话制止他们?可
曾密奏过朕?”弘晓听得浑身出汗,“砰砰”以头碰地,一句话也回不出来。允禄忙叩头
道:“皇上,臣是管着东宫的,确有失察之罪——”

    乾隆愤怒地一摆手,喝道:“你住口!好轻巧,你只是‘失察之罪’?你害的是情思不
振的病!弘异他们真正想弄的是‘八王议政’,这也正合你的心,心照不宣一拍即合。朕不
让你进军机处,你就没想想为什么!”

    鄂尔泰和讷亲从来没见过乾隆如此震怒激动,原想温语劝慰几句,两个亲王一开口就被
骂得狗血淋头,他们也吓得心头噗噗乱跳。一时间大殿里的太监宫女都呆若木鸡,满殿里只
听乾隆怒吼:“什么‘八王议政’?!真要是好制度,圣祖为什么废了?为什么上三旗直辖
于皇帝?为什么先帝爷剥掉他们所有铁帽子王的兵权?想的可真如人意——先‘议政’,再
逼宫!好啊!他们不都在奉天么?把他们‘请’来,朕给他们‘政’让他们‘议’!他们有
那个胆量吗?你们说!只要有一人建议,朕这就下旨!”

    他发作了一阵,郁积的气消了一些,慢慢回身坐在炕上,将手一伸,卜仁忙几步上前将
一杯奶子递给他,小心翼翼他说道:“主子,奶子热,主子慢着点用。”乾隆呷了一口,说
道:“看来你们还有羞耻心惧怕心。有这个心,就还可救。朕宽恕了你们,起来吧!”

    “谢恩!”允禄、弘晓、鄂尔泰和讷亲叩头起身,已是人人汗透重衣。只有弘皙伏在地
下,位声说道:“臣罪尤重,求皇上诛戮,以谢先帝。”

    乾隆望着这位瘦骨鳞峋的哥哥,从康熙五十一年就随父被囚禁在高墙里,一辈子几乎就
在牢狱中度过,不禁感慨万端。他打心底里叹息了一声。正寻思着如何发落这件事,王廉进
来禀道:“张廷玉已经进来,正在垂花门外候旨,主子见不见?”乾隆冷笑道:“你好大的
忘性!张廷玉是特许不递牌子、剑履不解的,宫门只要不下钥,随时都能见朕的!”

    “扎!”王廉背过脸一伸舌头,轻手轻脚去了,稍停便听张廷玉咳嗽声,乾隆温和他说
道:“衡臣,进来吧!卜仁,卜义,你们扶着老相国坐到这边瓷墩上!”

    张廷玉在两个太监扶掖下颤巍巍坐下,笑道:“奴才是老了,原想着早点进来,竟没挣
扎起身来。年轻时跟圣祖爷,一熬三四天不合眼也无所谓。昨晚迟睡了一会儿,今儿就支撑
不得。”乾隆笑着命人赐张廷玉参汤,说道:“这是旧话重提。朕还是那句话,不放你归
山。能做多少算多少。他们——今儿挨了朕的克,这会子正议如何处置这个七司衙门案
呢!”张廷玉沉吟片刻,问道:“鄂尔泰和讷亲是什么意见?”

    “老中堂,”讷亲揩了一把汗道,“我只忙着反省自己,还没顾着想这事呢!”鄂尔泰
历来和张廷玉心性不合,见他卖深沉,更起反感,咳嗽一声,扬着脸不言语。

    张廷玉皱眉叹道:“七司衙门的事老奴才也早知道。但奴才实在也没把它当回事,求主
上体谅。现在奴才仍不觉得是件了不起的事。”他这一语既出,众人都是一惊,这和乾隆方
才的咆哮大怒比照,悬殊实在太大了,连伏在地下的弘皙也不禁偷瞟了张廷玉一眼。乾隆却
不生气,问道:“这是怎么说?”

    “七司衙门里都是金枝玉叶,”张廷玉侃侃陈词,“不好管教是真的,要是真刀实枪作
大事,恕臣无礼,也只是乌合之众;要作小事,他们又不屑于作。说到底,什么事也作不
成。这是一。说到八王议政,那是大清未入关前的祖制,《吕氏春秋》里说‘上胡不法先王
之法?’答曰‘为其不可得而法’!情势变了嘛。请主上看这副联,‘惟以一人治天下,不
以天下奉一人’,这就是今日形势。就算是八位世袭罔替王爷有这个心,也未必有这个胆。
当时是八王共主朝政,君上难以专权。现在是一道圣旨就能革掉他的铁帽子。帽子是铁的能
传儿孙。头,却是肉长的,一刀就没了,帽子和头比起来,似乎还是头要紧,最要紧的是第
三条,主上登极,以宽为政,天下归心,朝野宾服,内外没有不和之相。我不是阿谀主上,
眼睁睁看着大清极盛之世将到,别说正人、安分良人,就是乱臣贼子也要有个‘乘时而起’
的机会,压根就没那个机会,既不占天时、地利,也没有人和。何须把这小小七司衙门看得
那么重呢?”

    说到这里,乾隆已是笑了。余下几个人也都笑,只有弘皙笑不出,心头愈来愈沉重。张
廷玉话锋一转,又道:“方才说的是行,若说到心,弄这个七司衙门的人其心可诛。奴才自
问,奴才的心也可诛。奴才是想等一等,看一看这个衙门到底葫芦里装什么药,破绽出来,
一网可以擒尽。主上仁德,消弥于初萌,定乱于俄顷,拯救了不少龙子凤孙免陷于灭族之
灾。臣昨夜一晚辗转,推枕彷徨,其实就为自己当初的存心不安:臣身无罪,臣心可杀。乞
主子圣鉴烛照。”说罢垂头不语。张廷玉这番话说得泾渭分明条理明晰,下边又说得诚恳痛
切戮心切肺,自责中又带着颂圣,连带着又暗示不必严惩七司衙门案子,干净得四边洁如明
镜,纤尘不染了连鄂尔泰也由不得暗中佩服:“这汉狗老匹夫,亏他怎么想出这番奏对!”

    “百行孝为先,论心不论事,万恶淫为首,论行不论心。”乾隆说道:“移孝为忠,张
廷玉可算深得此中三味。”他看着弘皙皱了皱眉头,“起来吧,朕宽恕了你。”

    弘哲艰难地爬起身来,此刻真是羞愧交加,恨不得有个地缝儿钻进去,刚要谢恩,乾隆
却道:“你为群小所误。不论你心里怎么想,这事已为国法难容,摘去你头上的东珠,以示
惩戒。弘晓停俸,什么时候有功于社稷,朕再加恩赏。十六叔,想到你,朕心里很难过,但
论叔侄,朕小时常在你跟前绕膝玩耍,不忍加罪给你啊!”他的眼圈红红的,泪水似乎就要
涌出,忙拭了又道,“然而法之所在,不以亲王、庶人有所异同,朕不能不稍加警戒。闭门
思过三个月,然后照常办差。”说罢对张廷玉和讷亲道:“亲者严,疏者宽,对你们就不追
究了。”

    “谢恩!”众人一齐伏下身子。

    乾隆也站起身来,做然望着远处,说道:“弘昇为首恶,宗室败类,着永远圈禁。弘普
助纣为虐,罪无可道,削去他的贝子爵位,降为庶民。弘昌——唉,算了吧!”


    
前 时代书城 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