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清纯美女 明星美女 靓女模特 美女壁纸 唯美风景 动物图片 性感自拍 性感美女 丝袜美腿 中国美女 日本美女 韩国美女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时代书城、文学小说 >
七 将帅不和沙场纵敌 箕豆相残军前决斗


岳钟麒讲到这里,傅恒一颗悬得老高的心才放下来,听了那翻译的话也是一笑,说道: “看来情之一物,无分域中域外,皆是一理啊!色勒奔兄弟害的是什么病?”岳钟麒道: “后来问了病况,才知道不过是虐疾。他们的叔父听了小金川祭司的话,不给他们吃饭、喝 水,关在空房子里‘驱鬼’,弄得病越来越重。祭司又说恶鬼既不能除,就要危害全寨人 命,这才施火刑要烧死他们。你知道,我自己就有个虐疾病根儿,在广州买了不少金鸡纳 霜,随身带的就有。色勒奔兄弟又不常用药,所以吃下我的药不到半个时辰就退了热:这一 手比什么都管用,屯里的藏民立刻把我看成神仙活佛,我们带的紫金活络丹、薄荷油、金鸡 纳霜、驱热法风散在这里大有用处,家家户户轮流抢我们去喝糜子酒,我们整天像腾云驾雾 似的。别看我们来时十分狼狈,归时却是荣华高贵,由藏民们护送我们回成都,藏红花、鹿 茸、麝香、三七、木叶草整整用了十个骡驮子。还有三十个大金饼子,都有烧饼来大——想 想看吧,六爷,这不是因祸得福!所以我这辈子,有时处于逆境,总爱回想这一段,有多少 气也都平了。那色勒奔兄弟送我们到老界岭雪山口才依依分手。说‘您是个心田极好的人, 佛爷必定保佑您。有朝一日有使着我们兄弟的,只要捎个信来,千里万里我们不辞!,”傅 恒被他说的这个故事深深感动了,不禁慨然叹道:“这也是一番英雄际会,听来令人热血奔 涌!你和莎罗奔缘分确实木浅。色勒奔看来也是有情义的人。怎么兄弟二人反目为仇?” “为了女人。”岳钟麒刀刻似的皱纹一动不动,“那是我亲眼见的…… “雍正元年,我被封为奋威将军驻守松潘,年羹尧是抚远大将军,主持青海之战。我在 川北驻兵多年,对青海的势态比他熟,又原归大将军王允禵统辖,其实早已和罗布藏丹增交 上了火。 “我和年羹尧本来是知心换命的朋友,他此刻来主持军务,成了我的上司,我心里原是 十分欢喜,竭力助他成功。可他却生了小人见识,怕我争功。放着我川北兵不用,专门从甘 东调兵防护青南,打仗也和为人做事一个道理,心术不正,仗就打不好。这么胡调度,塔尔 寺里的罗布藏丹增就扮成女人从缝隙中逃脱了。 “年羹尧藏奸纵敌,雍正爷看来早有防备,塔尔寺攻下来第二日傍晚我就接到圣旨,命 我为奋威将军,率部五千入青海扫荡残敌,却命年羹尧部策应休整。 “傍晚圣旨到,不到一个时辰又接到上书房廷寄说,已经命驻河南、湖广、四川三省绿 营兵马统归我指挥调度,紧接着四川成都大营就递来禀帖:说已经整装待命,请示机宜,并 说都统阿山已就道来行辕参见。 “六爷,掏出天良说话,这么一呼百应,我此刻才真正尝到什么叫‘人生得意’,什么 叫‘将军虎威’,也才明白年大将军和我极好的知己朋友,为什么掰了交情……定了一阵子 神,我才想到,我仍旧只是岳钟麒,可以在凌烟阁上图像,也可成为丧师辱国的死囚! “和几个幕僚将佐整整商议了一夜,如何挑选精壮兵士,怎样重新建制、粮袜供应、伤 员收容调治、出征人员犒赏、家属优抚,一应事务都议得密不透风,唯独青海地理不熟,寒 冬季节在万里草原上以五千轻骑扫荡几万残敌,没有好向导是断然不成的。年羹尧既然妒 功,请他派人作向导说不定就敢妒功害我,因此绝难指望。此时天色已明,人人熬得两眼通 红、头晕脑涨。我就命‘暂且休会,先吃饭——我们还有一天一夜准备时间。真的不成,战 场上捉来俘虏也能作向导!,正在这时候,辕门外的中军来禀,说‘有十几个藏民要见军 门’。 “‘北藏还是西藏?’ “‘都不是的,是大金川的土舍,还说是大人的熟人故交。’ “这当然就是色勒奔他们了。这个时候正逢大战在即,哪有时辰见他们呢?想了想,我 说:‘就由你代为接待一下,要来送物件,任凭什么也不要收;要是想要药品,除了治跌打 刀箭伤的药,都可给他们一些。要热情接待不能伤了交情——去吧!’那校尉答应一声转身 就走,我忽然又改变了主意,说,‘我左右也要吃饭。一齐叫过来吧!饭时闲聊聊,或许能 松泛松泛精神。’ ‘他们总共来了十四个人,色勒奔兄弟和朵云都来了。只隔了一年多没见,小莎罗奔已 长得和哥哥一样高了,都是勇猛的汉子,紫红的脸膛,裸露的胸肌块块绽起。只是弟弟方额 广颡,看上去比哥哥还要健壮英武。他们都穿着簇新的藏袍,雪白的羊毛里翻露在外,粗重 的长统牛皮靴踏在红松木地板上,发出‘吱——咯’的声音。朵云姑娘看去已经有了身孕, 低眉顺眼地跟在色勒奔身后。 “‘大金川的雄鹰和风凰都飞到我的军营里来了!’我笑着说,‘我马上要到青海去为 我的主人厮杀,这一次来不及多陪你们了!’我命人‘抬出整只的熟羊来,再弄一桶烧 酒!’ “色勒奔本来神色有点忧郁,这时开朗了一点,小心地扶着妻子坐了,自己才坐下。对 我说,‘小金川的沃日封了我们的粮道,十几万大金川人没有盐巴吃。还有,茶叶也快用完 了。土司和我们结。了仇,有人过去买粮买药,他们见了就杀。我们是到青海运盐的,顺便 来看望你老爷子。朵云已经怀了孩子,她身子虚弱,也想请大人的门巴给她看看病。,我思 量了一下,粮食是断然不能给,大军要立刻行动,军中用粮也吃紧。我一边命人带朵云去看 医生,一边笑着说,‘青海省已经是大战场,乱兵如麻。年大将军的兵和叛匪混在一处,你 这几个人进去运盐是很危险的。’陡地一个念头上来,便问:‘你们熟悉青海地理形势 么?’ “他们一听都笑了,莎罗奔说,‘我们吃的盐巴都是青盐,年年都到青海去。我们带着 鹿茸、犀牛角、象牙、麝香走遍青海,青稞、燕麦、茶砖……什么都能换得的!’我见兵士 们抬上羊来,给他们一一倒酒,请他们各自割肉吃,心里打着主意说,‘我可以帮你们个 忙,你们也帮我个忙,好么?盐,你们要多少我给多少,治瘟疫的药还有一点金鸡纳霜,军 中只要不是治刀枪红伤的药,都可以给你们一些。粮食我这里拿不出来,告诉你们,青海现 在也无粮。但也有个变通办法,就是你们帮我一个忙——我出兵青海,中军没有向导,你们 留下来给我引路。我就咨会四川巡抚,给你们筹一批粮晌。你们的难关过去了,我的差使也 好办了。事成之后,我还可以上奏章保举,岂有叫你们吃亏的理?’ “我一边说,小莎罗奔叽哩咕噜就给众人翻译,我心里暗自惊讶,想不到他汉语说得这 么好。眼见众人脸上带出喜色,色勒奔说了几句什么,莎罗奔笑着用油乎乎的手捂着前胸, 一躬身向我说,‘大哥说,岳老爷子帮助我们赤诚无私。我们不但要给老爷子当向导,还要 听老爷子命令,在战场效力。罗布藏丹增虽然没有侵占大小金川,但他们两次带兵打拉萨、 烧杀我们的祖宗的产业、兄妹,也是我们不共戴天的敌人。既然岳老爷子有这番好意,我们 也要为朋友两肋插刀!’他遂说得琅琅上口流畅自然。我知道他不但苦学汉语,而且还读汉 文书籍,便问他:”都读些什么书?汉语说得这么好!’色勒奔在旁插话说,‘他性子野, 记性也好,常年在外边跑,早就不用翻译了。现在已经能读《三国演义》。我不行,只能勉 强应付一下场面。’这时朵云已经回来,怀里抱着几包药,还有《十全大补丸》《阿胶》等 一应成药,她站在一边听着我们说话,一直没言声,这时才说,‘我也要去青海!’ “‘这怎么行?’色勒奔‘唿’地站起身来,‘你已经有三个月的身孕了!’ “朵云很文静地站着,回想起那夜她如疯似狂的模样,我很难把‘两个朵云,形象儿放 在一处,她的脸色很苍白,口气绵软但不容置疑:‘你们谁也没有我熟悉青海的路。我的舅 舅就在达青达坂山的鱼卡作茶叶葱巴①!妈妈在世时,我们每年都要到青海省去看他的。’ “事情就这样定了。这十四个人,除了两名留在松蟠料理往大金川运送药物,其余十二 个都随我的中军大营,和我的五百名亲兵戈什哈一同行动。 “正月的青海坚冰如铁,广袤的大沙漠浩瀚无边,西北风呼号肆虐。事不临头不知难, 从直门进青海三天,走到休马湾,后边的粮食就供应不上了。再走一天,连淡水也要从后方 运来,加之柴草,饲料,……我觉得原拟的三个人运输供一人用的计划不实用,就在休马湾 下令四川总督巡抚增加车夫民工,动用五万人供应前敌五千人的军需。年羹尧的心胸狭窄, 我不佩服。但是对他的军事才干我不能不服。在这样的地方,以十万客军击败罗布藏丹增的 主力,俘敌十万,就是孙武、吴起古之良将也难能所为!我也于此刻才真正知道了自己的处 境;罗布藏丹增虽然逃逸,但他的散兵游勇仍不下十万。一团团,一伙伙,多的有上万人, 少的只有几十人,占州据县“猫冬”。年羹尧的军队仅控制了曲麻以南,德令哈以东地域。 叛兵的实力并不弱,一来没了主将,二来罗布藏丹增的兵分属喀尔喀蒙古的十几个部落,人 心不齐统属各异,又被年部雷霆一击打散了建制,三来冬季缺粮,通往青海的粮道都被官军 卡死了。因此我没有费多少时日就拿下了青南重镇康达、杂多,俘敌三万——其实,有的屯 子,只要把粮食摆在寨外,叫会蒙语的兵士喊城,饿得皮包骨头的叛兵和裹挟在屯里的百姓 就会蜂拥而出。给他们吃顿饱饭,然后押送回四川——年羹尧的失得也正在于此,他杀俘十 万,坚壁清野,要不分良莠饿死一省人,人们对他畏如蛇蝎,宁肯饿死,无人投降。我的这 一着棋很有成效,在柴达木大瀚海周围的几万绝粮叛军竟日夜兼程来向我投降。 ①葱巴:藏语,商人。 “军事如此顺手,连我的心都有点懈怠了,待到四月,我的五千军马已越过积石峡谷, 沿着沼泽向西北,攻取青海省最后一隅。此时,我已俘敌七万,攻克十三县城,我军连病号 伤号在内,伤损不过七百。年大将军妒功,给先帝爷上奏说我‘取巧而已’,先帝把他的折 于转过来,加了批语说‘亮工此语可哂。不闻“将军欲以巧胜人,盘马弯弓惜不发”耶?即 “取巧”而胜,亦东美之长也。且冬月之季,纵横青海万里不毛之地,水粮供应、车夫骡马 劳苦可想而知,其平日军务周备,未雨绸缪,又非唯“巧”之一字而已矣!’我详读旨意, 自然领会先帝嘉许之惫,也隐隐感觉到年羹尧已略失上意,更加奋勇鼓舞。当下我决定兵分 两路,一路两千人西进攻取阿克塞当金山口,一路两千人近取德令哈。我自率中军千余人进 攻鱼卡。在召集将佐们训话时我讲,‘我们的粮道也很远了,年大将军自己粮食也紧,不可 指望。因此只能速战。吃掉这三块肉,我就能体面光鲜给万岁爷奏凯歌了!’ “这真是不可恕的错误!攻取鱼卡几乎没费多少力,几炮轰开寨口,我的兵蜂拥而入, 寨子里饿得瘦骨鳞峋的敌军便扶老携幼出来向大军投诚。这里没有粮食,但家家户户都存有 黄金,连院墙都是砂金石垒成。乱兵入城,不少军士乘机破门入户抢劫金子。我杀了两个千 总,中军大帐的亲兵也杀了五六个,才控制住这群红了眼的丘八爷。猛地想起朵云舅舅在这 里行商,便叫色勒奔兄弟带着她满城寻找。我的中军大营设在卫青庙,等待东西两路消息。 直到掌灯时分色勒奔兄弟们才回来,一脸失望之色。原来,朵云的舅舅扎布门巴前年就被罗 布藏丹增的兵掳到喀尔喀蒙古去了。我只好细 语安慰哀哀恸哭的朵云。 “四天之后,攻打德令哈的一路败报传来。先报一次,说德令哈城池坚固,炮轰不坍, 我已经觉得不妙,传令东路主将郝宪明‘围而不打’,等着当金山口打下来,堵住敌军西归 后路,我再合兵驰援。急命人探问西路消息,回说是:山势险峻道路难行,大炮拉不上去, 准备轻骑袭击攻坚! “六爷,你不知道,我当时心情真像在滚油里煎炸。整整两天没出军帐一步,对着木图 分析形势,思索万一两路都失利了,如何措置善后整军再战。第三天中午,西路主将柯雄快 马传来捷报,说已经占领当金山口,收复阿克塞城,请示追剿残敌。我一口气松下来,几乎 瘫在椅中,急命‘不必追剿,留守少许人马向中军靠拢,专等东路消息。’ “‘消息’很快就有了。不过不是探马探出来的。那是个月小风高的春夜,卫青庙外一 片空旷地里时而劲风袭面,阴暗不见五指,时而弯月明亮当空,映着一丛丛在风中瑟瑟发抖 的红柳,天色的变幻,给人一种不安的兆头。我出了中军,在各个帐篷巡视一周,刚刚回到 庙门口,听见色勒奔他们住屋里有人大声说话,仿佛争吵什么似的,还隐隐夹着细微的哭 声。我正要过去看,突然寨门外一阵喧哗,一个守门骑兵打马奔来,直闯到我身边,才滚鞍 下来,气喘吁吁地禀说:‘大帅,咱们的东路军垮下来了……’ “‘寨外喧哗的是不是他们?’ “‘是!’ “‘都说些什么?’ “‘人多嘴杂风大,什么也听不清!’ “‘你们认准是自己人?’ “‘认准了,里头有两三个守备官儿呢!’ “我的心忽地一沉,东路军真的是败了!又暗自庆幸西路军得手。否则,在这弹丸之地 将要两面夹击,后果不堪设想。一边思量,一边命令:‘败军乱哄哄的不能立即进寨!—— 叫他们在外面整顿好建制,由最高军官带着进来。我这就来!’ “我的话音刚落,便听到木寨门‘嘎啦’一声巨响,鱼卡寨本就不结实,又被火炮轰坍 了箭楼,自然一推就倒。接着就听马嘶人叫,有人哭有人骂,乱糟糟的一群败兵拥进寨来。 这时我真急坏了,大喝一声:‘岳钟麒在此!所有军官统统站出来!’这一嗓子震得众人立 时鸦雀无声,所有正在乱窜的人都停了下来。十几个军官默默出列,低着头走到我面前。我 一眼就认出来是左翼的一个标统和两个游击。大约他们觉得我此刻心境不好,没言声都跪在 地上。许久,我才说: “‘是阿贵富标统嘛!你带的好兵!你们郝军门呢?我看你活得满结实,还有力气攻破 我军主寨!你放下主将,临阵脱逃,是什么罪?你背诵一下我的军律!’ “‘是……,他嗫嚅了一下,‘杀无赦!’暗地里他抬头看了我一眼,又低声道,‘请 大帅赶紧布置迎敌!追兵就要到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中了阿布茨丹的诈降计!‘闻贵富声气中带着哭音,‘郝总标不听我劝,带着 刘德清他们进城受降,让人家给堵在城里……我听着声音不对,带着我的五百人冲城接应, 只救出了七百多人,散带着逃回来的。阿布茨丹的三千人在后边紧追不舍,我留下自己营里 的人在小叶河挡他们一阵,命他们拂晓撤回,其余的人跟我先回大营来……’ “他没说完,我已经明白,郝宪明少年气盛急功近利,已被人家包了饺子,眼前这人能 给我带回一千二百人马,不但无罪,而且有功,当下长叹一声,说,‘起来吧……着实难为 你,竟还能带这许多人马回来!这都怪郝宪明自大轻敌,也怪我料敌不明……’ “当下召集游击以上军官训话,我一点不漏地通报了形势的严峻:‘敌军是三千。我军 是两千二,其中一千二百人刚刚败退奔波回来。如果不能鼓起士气,我们的中军就会一冲即 +。但是敌人也不是尽占优势。他们都是饿极了的人,又从五百里外奔袭到这里,其实是为 了夺一条退逃当金山口的路,更要紧的是瞄着我军这点子粮食。这样打,其实我们是以逸待 劳,以守待攻。从总的实力比较,我们是苦胜局面。鱼卡这个寨子不结实,不能作为据守屏 障。但在这里可以挡他一下,稳稳当当地打一阵,从容退到卫青庙,现在就把粮食全部运往 卫青庙北的霍去病庙,敌军到卫青庙前立刻焚烧粮仓,挫伤敌人信心。能够在卫青庙打成平 手就算操了胜券。如果形势仍旧不利,全军退守霍去病庙,死守粮仓,保护水源。顶多两天 时间,西路军就会全军回援,就在鱼卡对罗布藏丹增的残部聚而歼之!’ “布置完,各军听命,我的中军改为左翼!闻贵富军改为右翼,只留下了十几个强壮的 亲兵和色勒奔等人随我行动。我又查看了全军布防,把两门红衣大炮架在卫青庙前旗墩上。 打仗的事既要尽人事,又要听天命。我这时定住了心,了无挂碍,竟在卫青庙正殿里酣睡了 一觉。这一觉睡的功效远胜于前头一大篇演说,人心本已乱了,听我鼾声如雷,倒一下子都 安定下来! “黎明时刻,鱼卡寨东南响起两声凄凉的号角,接着便传来马嘶人喊声。我从蒙眬中一 下子惊醒过来,跃身起来到大庙外月台查看,只见东边南边尘沙弥漫,敌我已经接上了火, 敌军正在起劲地进攻着左右两翼,一切都在算计之内。只是敌人这么急切地驱疲之兵与我决 胜,倒有点出乎意料。阿布茨丹是罗布藏丹增帐下一位强将,罗布军全军崩溃,唯独他的队 伍建制完整,可见其用兵一斑。怎么这次莽撞得像个醉汉,红着眼一味蛮打?但转念一想, 也就明白了:敌人困兽犹斗,生死只此孤注一掷了。阿布茨丹也担心当金山口的大军回援鱼 卡,想猛地一口吃掉中军,占领鱼卡以逸待劳地回击援军!他这样激战,无论如何犯了兵家 大忌,断难持久的,于是我命左右齐声大呼‘阿克寨的援兵已经杀回来,——兄弟们杀 啊!’ “敌军一阵慌乱,不知乱嚷乱叫了些什么,攻势更急了。我命将支在卫青庙的两门红衣 大炮调来,亲自指挥炮手:‘看来用不着退守二线了,你们给我瞄准了——寨门一破,两炮 齐轰,这个迎头炮打好了,我立即提拔你们!’“两个炮手瞄了又瞄,刚刚准备好,木寨门 已经平排被推倒!顿时黄尘滚动中不知多少兵马冲进寨来。也正在这时,两门大炮齐声怒 吼,真是一个迎头开花炮,冲进来的敌军兵马立时割麦子似的倒了一地! “阿布茨丹的这些兵真是勇猛,这两炮并没有把他吓退,稍停一下便又大喊大叫地冲杀 起来。我一边传命左右两翼分兵来救中军,一边抽出宝剑指挥中军准备白刃战。我的大炮接 着又打了三响便用不上了。此时四周都是红着眼的敌军。色勒奔兄弟自跟我进入青海、一直 随我左右,我原不准备让他们上阵厮杀的。此时他们也都张弓拔刀投入了白刃战。 “啊,六爷!我家自太祖时就归了大清,父祖又从龙入关。我自小跟随父兄在军,不知 见过多少战阵,但我从来也没有经过这样险恶的肉搏!我一辈子也忘不掉海西这场恶战! “这时,我的两翼已经合击过来,小小卫青庙周围,共有五千人混战厮杀。劲风卷着沙 石,像流动的烟雾,增加了战场上的悲壮。惨白的太阳像冰球子一样悬在中空,带着鲜血的 战刀闪烁出一道道寒光……此时到处是兵,到处是刀丛剑树,满地是尸体和伤号,被砍下的 头颅在人们脚下被踢得滚来滚去,血污和沙砾凝固在一起,糊得人脸五官难辨。 “惨烈的激战一直持续了将近一个时辰,相持的局面才稍有变化,我军左右两翼的前锋 即将会合,彼此已经能够看清旗帜。可敌军仍然拼命地在我的护卫军士中冲突周旋。突然从 西北大官道上传来一阵擂鼓声,我情知是当金山口的援军到了,心里一激动,连嗓子也变哑 了:‘我们的援军到了!阿布茨丹速来受死!’‘阿布茨丹速来受死!’‘阿布茨丹速来受 死!’ “这声音起初只有十几个人喊,后来几百人,后来竟是三军齐呼,地动山摇!就在这 时,我的亲兵们齐声发喊,全体拥出月台,直取阿布中军!我看得清清楚楚,莎罗奔和一群 金川人挥着刀冲在最前边。失去斗志的阿布茨丹中军再也没有招架之力。刀箭之下,像风过 陵岗秋草尽伏!只见莎罗奔赤膊挥刀,冲到哪里,哪里血溅人倒,我不禁拍着膝大声夸赞: ‘莎罗奔好汉!真是个大丈夫!’但我的声音未落,莎罗奔便被一枝冷箭射中肩胛,我的心 猛地一紧,正要喊话,只见莎罗奔踉跄一步,接着便挺起身来,因为箭杆拖在背后,拔着不 方便,他竟向身后挥刀,一刀削断了那箭!他仰天哈哈一笑,便又返身杀敌…… “但此刻的阿布茨丹已没有了斗志。我的左右两翼堵住了东边的路,北边和西边都是柯 雄的兵,里三层外三层将阿布茨丹的一百多名残兵团团围定,别说是人,就是一只麻雀一只 耗子也跑不出来,只是人们以为我要抓活的,只是围堵,并不进击。 “突然问一切都安静下来,所有的人都停止了呼叫。我不知出了什么事,登上月台看 时,自己也不禁愣住了:那一百多个喀尔喀人都下了马,一手挽缰一手执刀缩成一个圈子, 中间一名将军,袍子袖子上溅满了血迹,拄刀于地,仰面向天喃喃地祈祷着什么。我招了一 下手,我的通译官立即跑过来,一句一句给我翻译: 巍巍天山兮横出云端, 苍苍红松兮流水潺潺。 雪花狂舞兮沙尘弥漫, 战士忠魂兮碧血荒滩。 矫鹰折翅兮心归故里, 落英缤纷兮蓄芳待年。 修短百数兮无嗟无悲, 长歌一曲兮壮士不还…… 听着这古朴雄浑的歌调,我也不禁暗自伤怀:喀尔喀人真豪杰,可惜误听匪人之言走到 这条绝路上,世上的事可该说什么好?正思量着,只见阿布茨丹手中一柄雪亮的匕首银光一 闪,已正正地扎进自己心窝!他像一株刚刚砍倒的白桦树,沉重的躯体在地下抖了几抖,顷 刻间已是魂归西天,接着他的百名随从也都横刀项后,几乎同时猛地用手一勒……那尸体便 麦个子一样一个一个倒了下去! “我的兵马都惊呆了,木雕泥塑般地看着这一幕,静得连风吹旌旗的声音都觉得刺耳。 我叹息一声,移步走进这群自杀了的尸体中间,扶起阿布茨丹软软的尸体看了许久,站起身 来说,‘我不以成败论英雄,忠心事主,乃是我辈楷模!要厚葬,从西宁给他们买棺木!’ “刚刚安置完各军宿营,准备着买酒买牛排筵庆功。还没来及写报捷奏章,大金川的十 几个人却发生了内讧。柯雄给我报信说色勒奔兄弟在卫青庙外要决斗,我不信,说‘哪会如 此?昨晚他们还好好的……’ “‘军门,您瞧!,柯雄拉开棉帘,指着大纛旗东边一片空场说:‘场子都拉开了!兄 弟两个正对峙呢!’ “我只瞥了一眼,就知道他说的不假,见士兵们正在向那边聚拢,忙跨出大殿,一边匆 匆走,一边吩咐,‘所有军营官兵,一律归队!有什么好看的?’说着,我一直走到剑拔弩 张的两兄弟面前。 “十二金川藏人,经过一个上午恶战,失踪了三个,还有两个受重伤的。其余的人,除 了朵云,无一不受轻伤。此刻两兄弟一东一西对面站立,束腰紧带预备厮斗,两个人都是面 色阴沉,神态安详,似乎是早已下了决心,又似乎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可奇怪的是,周围 的藏人一个个都泰然自若,一脸的漠然,并没有一人居中解劝。只有朵云,像一只受了惊的 兔子,手握一柄匕首倚在石坊柱上,她脸色惨白,浑身都在抖动,一双眼睛,像闪着火光又 像泪光,像憎恨又像恐惧,斜视着这一触即发的决斗! “我打个哈哈,远远便说:‘敌人刚刚打退,这边就同室操戈了?快别这样,让人瞧着 笑话!,说着走上前,拉了拉色勒奔的手,又说:‘别为了争功劳?我奏折还没写,你们是 一对勇敢的雄鹰,皇上不会让你们吃亏的!’ “‘不是为了争功劳,是为了争公道!’莎罗奔在对面挺了挺刀,说:‘大人为什么不 问问他,我背上的箭伤是哪里来的?!’色勒奔脸上泛起一丝阴狠的神色,说,‘我的箭都 是射向敌人的!’ “我吃了一惊,陡地想起莎罗奔受伤的情形,下意识地放开了手。伏在石柱上的朵云猛 地一仰脸,尖声叫道:‘你——你还算是哥哥?我就在你的身边,你的每一箭都是射向弟弟 的!’我正惊愕间,色勒奔哑着嗓子说,‘不错,你说得很对,因为射他的时候,他就是我 心目中的敌人!’他竟直言不讳地承认了。我的心猛地往下一落,转过脸厉声问:‘色勒 奔,为什么?’‘你可以问朵云,她肚里的孩子是谁的!’‘我的!’莎罗奔连想都没想就 回答我,几乎同时朵云也大声说:‘对了!是莎罗奔的!’莎罗奔快意地摆了一下手,对朵 云满意地一点头,笑着说:‘怎么样?’ “我心中陡然生起一阵厌恶之情,于是我说,‘听我讲过《三国》么?兄弟如手足,妻 子如衣服,手足断难续,衣破尚可补!’ “‘我不懂大人这个话!’莎罗奔大声说,‘我只知道我爱朵云,朵云也爱我!’ “色勒奔脸色苍白得没一点血色,偏着头对朵云吼:‘你说过,你是爱我的!’ “‘我爱过你,但现在不爱了!’朵云脸上竟然不羞不惧,大声顶撞色勒奔:‘你爱 钱,你小气,你也没有弟弟勇敢!’ “色勒奔脸色白中泛青,鬼魅一样难看。他咕噜了一句藏话,挺刀就向朵云刺去。莎罗 奔一个箭步跃在中间,用刀一格,‘当’地一声双刃交迸,立时火花四溅!我看他们斗了十 几个回合,心里已经有数,弟弟不但刀法比哥哥灵动,力量也比哥哥强,只是肩肿受了箭 伤,转侧间举步维艰。饶是如此,色勒奔也没占半点上风。此时我站在一边,说是观阵,其 实心里却盼着色勒奔胜,只是不敢承认而已,色勒奔每反击进攻一阵,我心头便一阵轻松。 打了六十几个回合,色勒奔后脚突然踩进一个土坑里,身子一栽大叫一声‘不好!’仰脸向 后栽倒,莎罗奔一刀劈空,进前一步举刀再刺时,却收住了。就在这一霎功夫,色勒奔侧身 一个横劈,‘噗’地正中莎罗奔小腿——原来他是佯败用计,我情木自禁地竟大声喊‘好刀 法!’ “朵云恶狠狠地瞪我一眼,‘嗤—’地从身上撕下一片布就要过去给莎罗奔包扎,却被 莎罗奔一把推开。莎罗奔突然像一头发了疯的狮子,手中的刀舞得又疾又猛又狠,咬着牙涨 经着脸一刀又一刀砍向色勒奔……可怜色勒奔被弟弟这种居高临下的刀法逼得滚来滚去,只 是躲避,连招架之功也没有。顷刻之间,脸上、腰间、臀部都有刀伤。突然,他扔掉了刀, 听天由命地闭上眼一动不动了。 “我刚喊一声‘刀下留情!’,朵云从旁疾跃出来,冲着色勒奔心窝便刺了一匕首!这 一匕首又准又狠,色勒奔一把推开了她,双手握着匕首狞笑着说了句‘我是真心爱你……’ ‘唿嗵’一下便倒了下去! “我目睹了兄弟相残的一场激战,又亲眼见到妇人手刃丈夫,觉得世间天理、人情、王 法都虚得无影无踪,心里又是悲又是恨还奇怪地夹着莫名的怅惘。一挥手,带着我的亲兵就 往回走。听见莎箩奔在后边呼叫什么,我头也不回,大声说‘你回你的大金川去,我永远不 要再见你!’ “仗,打赢了,在此后的两天里,我却眼里一直晃着阿布茨丹一群人的死和色勒奔兄弟 的相残场面,连朝廷颁旨升我公爵、开庆功筵都是恍恍惚惚如在梦中……”
前回时代书城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