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清纯美女 明星美女 靓女模特 美女壁纸 唯美风景 动物图片 性感自拍 性感美女 丝袜美腿 中国美女 日本美女 韩国美女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时代书城、文学小说 >
十六 “一技花”施计夺军饷 刘吴龙具折弹卢焯


那梁富云脸色煞白,恼得气都换不上来,半晌才把话说明白: 燕入云和皇甫水强带着梁富云出了老茂客栈。梁富云看天色时,尚在未申之交,街上卖 菜的,打酱油灌醋的,来来往往,住店的客商熙熙攘攘,一派平静安宁。他们出店往西,又 往北,拐了两个弯儿,皇甫水强指着前边一座楼,说道:“这就是我们少奶奶的铺子。”梁 富云进去一看,果然里边住了不少客人,满院卸的都是货,大小麻袋垛着,伙计们手提大茶 壶向各房送水,一切并无异常。梁富云更觉放心,笑道:“这房屋倒是轩敞,只是门面楼太 旧了!” “爷看得不错,”燕入云笑道:“这店是才从刘二货手里盘过来的,姓刘的是个败家子 儿,除了嫖女人,什么也干不成。我们少奶奶精明着哩,八百两银子就买下了——这会子, 少奶奶就在楼上。您在下头等,我们带药给她过目,只要合了她的意,这生意就算成了!” 梁富云打定了主意:人不离货,货不离人。也笑道:“对不住得很,我们爷有话,让我 寸步不能离货。请上复你们少奶奶,除非当面货银两交——这一百多斤东西值上万的银子 呢!”燕入云和皇甫水强为难地对望一眼,燕入云道:“这处产业是用舅太太名儿买的。我 们老太太什么都好,就是怕太太攒体己钱。你上去万一叫人知道了,我们太太要被人家说闲 话的!”梁富云只是摇头,说道:“那是你家的家务,我管不着。”皇甫水强和燕入云交头 接耳说了几句,燕入云便登登地上了楼,一时便见一个丫头在楼梯口招手儿。梁富云和皇甫 水强两个人使劲扛着麻袋也上了楼。 楼上三间房虽然陈旧,却很宽敞,靠西墙摆着个大卧柜,中间一张八仙桌,其余几乎没 什么东西。显然是少奶奶不愿见外人,在房间中间扯了一道帷帐。皇甫水强放下麻袋,站在 帷帐前禀道:“少奶奶,客人来了,货也带到了。”帷帘后的易瑛说道:“那就请客人坐, 把货取进来我看。”帘子一动,雷剑一身丫环打扮走了出来就要取麻袋。 “回复尊少奶奶。”梁富云仍是十分小心,起身叉手禀道,“货都是上等京货,从贡品 里套购出来的,不然也不敢要这大价钱。尊府的管事人已看过了。少奶奶要验,各抓一点验 看就是。”说罢便解麻袋。 突然楼下一阵喧哗,好像店里伙计在迎接什么人。请安问好的,一片嘈杂。燕入云和皇 甫水强相顾失色。易瑛的声音也有些慌乱:“老太太来了!是哪个贱人在那里嚼老婆舌头? 准有人把消息透出去了——快,把东西收拾起来!” 慌乱间,燕人云和皇甫水强二话没说,掀开那只大卧柜便将两个麻袋装了进去。易瑛也 顾不得抛头露面,带着三个丫头掀帘出来,对燕入云道:“你们随我下去——请梁先生暂在 上头回避一下。万一老太太要上来,梁先生就说是我娘家舅舅!”说完便带着众人走下楼 去。梁富云在楼上听得楼下一阵说话声、嬉笑声,还夹着丫头们给老太太的请安声,脚步杂 沓地都向后院去了。 梁富云想起自己妻子“防着分家”,将体己钱放外债的情形,不禁肚里暗笑。索性坐到 大卧柜上抽旱烟,又思量着马嚼子皮绳毛了,呆会子要不要到皮匠铺打条新的。半晌听下面 闻无人声,心中陡起警觉——急起身下楼看时,只见前店后院一个人影儿不见!慌乱间,忙 进院中解开一个麻袋,看那货时,袋里装的都是青草……他突然一阵恐怖,丢下草袋子奔上 楼,揭开卧柜看时,不禁一阵眩晕。那卧柜下边有一道假门敞开着,是个没底儿的柜子,哪 里还有什么货物在?! 一阵阵冷汗淌了下来,梁富云觉得从头到脚麻木冰凉——三步并两步跳下楼。“史先 生”“少奶奶”胡叫一气,前院、后院挨门挨户又踢又撞搜了个遍,却是房房皆空、人影儿 全无。梁富云自出道以来从没有吃过这种亏,常被黄天霸夸奖为“胆大心细,做事认真”。 这一次竟在光大化日之下让人把上万银子的药材给盗骗走了。他这一气真非同小可!——他 疯了似地冲出客栈,连捉了几个邻居连踢带打又审问,才弄明白了:这里原是一座荒了的山 陕会馆。几天前来了一拨人,化了几十两银子略加修缮,说是暂住一下就走的。镇上没人认 得他们,既不知道哪里来的,也不知道要到哪里去。 “就这样,徒弟让人骗了……”梁富云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偌大汉子竟忍不住号陶大哭 起来。这时贾富春、朱富敏、蔡富清、廖富华、高富英几个人已经闻讯赶来,见这个素来精 明的师弟泪如泉涌,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也感到异常气愤,纷纷劝解。高恒在旁也气得脸 色铁青,拍着桌子叫:“传他们这里的镇长来!承平世界,朗朗乾坤,竟出了这一帮子稔 秧,竟然诈骗抢劫到我们头上来了!” 黄天霸眉头紧锁,用力压着心头的火,掂量着这事情的分量。半晌才道:“高爷,别忘 了我们不是来和人赌输赢的,我们真正的货没给人瞄上,我觉得还是件幸事呢!这地方镇 长、镇丁都是靠不住。要是小股子贼,他们不敢打我这黄家镖的主意;要是大股子土匪,官 兵先就指望不上。我不愿住这马头镇就是这个原由。” “你是说这事怨我了?!”高恒刁声恶气地说道,“是我叫住这里的!” “标下哪敢有这个意思?”黄天霸见他发国舅脾气,耐着性儿笑道:“现在最要紧的是 保护好镖银,贼们没有盯上我们银子,这就是幸事。不然,在这个地方打起来,就算打个平 手,后头几千里地,这镖车可怎么保?” “依着你说怎么办?” 高恒脸色和缓下来,到四川还有两千多里路程,全指望着黄天霸一干人护送,他不能不 买这个账。“难道拉倒不成?” “拉倒是不能拉倒的,这是我失的银子,自然由我赔出来。我失的面子,自然让我找回 来。”黄夭霸娓娓劝说,“这时候得忍下这口气——先写个案由,加上失单送到邯郸府。他 管辖的地方出了盗骗案子,自然责成他们拿贼寻赃——我们该走路明日只管走。平安把银子 送到军里,回过头我慢慢来拾掇这群混账王八蛋。这个时候儿不敢因小失大……” 高恒深深吁了一口气,丢了这么多贵重药材,他真也有点肉疼:“够赎巧媚儿用的了! 唉……”黄天霸对六位太保却换了一副面孔,脸板得铁青,说道:“都看见了吧,江湖上人 心险恶,比这刁钻的毒计有的是!从现在起,内院刀不离人;外头护院的也要备足暗器匕 首,心要沉静下来,不要再想‘拿贼’的事,也不许单个出去寻贼一一你们可都听明白 了?” “扎!” 徒弟们齐声应道。 易瑛等人得手,带了两麻袋药物并未远去,躲在镇北马王庙破院里静等黄天霸来人搜 索。等了一个时辰,毫无动静。正要派人去探,老茂客栈的二癫子高一脚低一脚跑来,气喘 吁吁地说道:“他们不搜了——快另想办法吧!”易瑛扬着脸想了想,一笑说道:“姓黄的 不含糊!癞子兄弟先回去,一会再叫他们两个去,你只揪住他们喊叫就是。”又对燕入云、 皇甫水强交待几句,笑道:“史成功——事不成功,还不能扬天飞走,再搅他一棍子!”于 是燕入云和皇甫水强各饮了一大瓢酒,装作醉醺醺的模样,又搭肩挽臂地赶往老茂客栈—— 此时已是红日西坠的时候了。 此时二憨子和二癫子早已预备好,见他两个晃晃荡荡地进了巷子口,二憨子大叫一声: “拿贼!”“唿”地一声冲了出去,一把揪住燕入云尖声叫道:“好贼!自打有马头镇,什 么样的乌鳖杂鱼贼我都见过,就没见过你这么胆大的!”店里不少客人,都知道西院遭了稔 秧的骗,有的正吃晚饭,有的已经吃过,听见说拿住了贼,便一窝蜂拥了出来,远远站着呆 看。 “什么?”燕入云被二憨子双手劈胸拿定,兀自装作醉眼迷离,打着酒呃问:“谁…… 谁是贼……来,喝……”那皇甫水强却装作灵醒过来,一摸后脑勺道:“啊呀!怎么弄的, 跑到这里了?”——从背后拉着二憨子的辫子,猛地一揪,二憨子登时被撂了个四脚朝天。 他却异常灵动,一个鹞子翻身,死死抱住皇甫水强的腿,杀猪价大喊大叫:“拿住贼了!你 们快来呀——二癫子,我日你八辈祖宗!怎么不来帮忙……高掌柜的黄掌柜的……你们快来 呀!” 在店外巡风的是五太保高富英和黄天霸的两个外甥,早已将情形报了进去。那梁富云头 一个耐不住,拔刀在手大喝一声:“拿贼去!”他的九个徒弟立刻跟了出去。黄天霸在睡梦 中被惊醒,冲出西厢房看时,高恒已经带着众人奔出店了。隔院店老板还在大叫:“客人 们,快帮帮高爷拿贼!他们只有四个人,还有两个是娘们……拿住了官府有赏,高爷、黄爷 也有赏啊……”那声音又尖又高,二里地外也能听得见。 “都走了,这里的银子怎么办?”黄天霸心念一闪,立时冷汗浸了出来。回身进屋摘下 宝刀,又取过一挂金丝软鞭缠在腰间。全身结束得停停当当,步出院来关了大门。谛听外面 动静,起初还隐隐传来格斗拼杀声,渐渐便归于岑寂了。他一脚踏在院当心的石滚上,警惕 地四面环顾;看着暮色渐渐压上来,又惦记着高恒和六个大太保厮杀情景,又回想今日下午 上当情形,敌人安排得如此周密,连环套儿一个接一个。黄天霸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 忽然院外传来人声、脚步声,中间还夹着人们兴奋的说笑声,像是跟着看热闹的住店客 人返回来了,有的说:“那个史成功,我看还没有那两个女的本事大,叫廖爷一掌就打吐血 了……”有的说:“还是朱爷了得,那一个连环窝心脚,嘿!”又有的说:“廖爷不行,杨 天飞一脚踢得打了几个滚儿。那才叫狼狈呢!”老板隔门笑着喊:“喂——黄爷!高爷他们 擒住贼了,跑了三个,逮住那个杨天飞了!”客人们也笑着说:“我们助打太平拳,帮你拿 贼,你得请客!” “在哪里逮住的?”黄天霸心里一下子轻松下来,忙上前开门,口中说道:“那么多 人,怎么会叫他们走了?真是一群杀才——”他话没说完,门“哗”地一声被挤开。五个彪 形大汉箭也似地窜了进来,往黄天霸身上扑去!黄天霸心已懈了,哪里防得,一下子便被扑 倒在地,两腿一旋一个双剪断日月,打倒了两个,待要起身拔刀,那几个人都是此中老手, 哪里容得?四肢、脖项都被死死按定了。黄大霸待要挣扎,一柄冰冷的剑已指向咽喉。定睛 看时,却是个女子。身着黑短衣套扣裤衫,脚下鹿皮快靴,披着大红斗篷,正是在马家大院 见过的“一枝花”易瑛!黄天霸愤怒得眼中冒血,破口骂道:“千人X透了的淫妇!有本事 一对一地比试比试!” 易瑛调虎离山之计成功,不想和他磨牙,冷笑一声抽回了剑,吩咐道:“这人嘴太臭, 给他塞上麻胡桃,侍候着点,结实着点!我们快装车快走!”胡印中等人答应一声,左一缠 右一裹,顿时把个武林高手捆绑成个米粽模样。易瑛这才笑道:“我再饶你一次——自然有 人找你算账!你不要眼中流泪,黑道上本来就是斗智不斗力。下次再见,老娘好生和你比 武!”黄天霸口中呜呜哝哝,浑身乱挣,眼见众人装车套牲口、眼见连店老板、二癫子、二 憨子、“住店客人”从容出去,耳听车声辚辚远去,心里又惊又怒又悲又急,眼一黑便背过 气去…… 六十五万两皇纲被劫!这一骇人听闻的消息一个时辰之后便由邯郸知府朱保强用八百里 加紧发往保定;黎明时分,保定总督签押房当值师爷被戈什哈从睡梦里唤醒,见是如此紧急 公事,也不请示总督,加盖了总督关防,封了火漆立即飞递北京。次日下午酉时未便传到了 军机处。此时天色已经黑定,傅恒正要下值回府。讷亲拆开文书看了,脸色立刻变得异常严 峻。傅恒凑过来看时,脸色也变了。讷亲道:“这事皇上一定要召见商议的。我们一道儿进 去——让军机章京知会内务府,瞧着皇上进完晚膳立即通知我们。若皇上没进膳,暂不急着 告知!”傅恒听了反而坐了回来,说道:“张相和鄂相处也得通知一下。免得到时候皇上要 见,临时传旨就慢了。”讷亲看后,在那份折子上加了自己的印,递过来给傅恒,说道: “鄂尔泰处就算了吧!病得七喘八喘的。昨儿我去看他,连床都起不来了!” 傅恒一边看着邯郸知府那龙飞凤舞的字,一边皱眉沉思,微笑道:“还是知会一下的 好。鄂相那脾气你不晓得?上次淮河决溃,没告诉他,后来见了他,他笑着说:‘不中用 了,既然占了茅坑不拉屎,不如腾出茅坑来。’我们心疼他,反而听他这些气话,真没趣 儿!”讷亲也笑了:“人老了就又变小了。张相那是多么豁达的一个人,如今也十分计较。 他的孙子荫了贡生,问了我三次,礼部注册了没有,硬是我调了礼部的注册簿子给他看名 字,才拈着胡子笑了。我们日后上了岁数,难道也会变成这个模样儿么?”正说着,见养心 殿太监王义匆匆走来,说道:“皇上叫进,这就请吧!”傅恒便问:“皇上用过膳了么?” “皇上没用膳,”王义说道:“看上去脸色不好,正在生气呢,送上去的膳叫退了回 去。”讷亲还想问,料想王义也不会说,便咽了回去,和傅恒一道儿从永巷进去,站在养心 殿口,刚说了句“奴才讷亲傅恒——”便听乾隆在里头厉声说道:“进来!” 两个人对望一眼,小心翼翼地走进来,果然见乾隆面向暖阁大玻璃窗站着,脸上毫无笑 容。两个人提着袍角跪下,深深地叩下头去道:“奴才等恭请万岁圣安!” “起来吧!”乾隆看也不看他们一眼,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良久才道:“吏治这么难 弄,这些人不忠君也罢了,难道自己的良心也不要了?” 一句话说得两个人都摸不着头脑,傅恒思量着说道:“主子,出了什么事?奴才们愚 昧,猜不出来呢!”乾隆这才转过脸来,喟然一叹,说道:“卢焯。卢焯的案子又有新的证 据。” 傅恒和讷亲心头都是一震:卢焯在雍正朝时,曾是政声卓著的名吏。雍正年间朝廷推行 火耗归公制度,各地封疆大吏按兵不动,卢焯当时还是一个小小的直隶武邑知县,不顾上司 横加梗阻,率先在境内实施摊丁入亩、去苛役均赋捐、严惩把持公务欺凌小民的大粮户、大 庄头。蒙世宗亲自召见,迁升毫州知州。在毫州禁械斗、清监狱,境内肃然,家家夜不闭 户;再迁山东东昌知府,构筑护城长堤、疏浚运河,赈济灾民,政声雀起。乾隆三年便已经 官居浙江巡抚兼理盐政,在任期间教民养蚕、纺织,清理省会护城河,请停征海宁塘岁修 银,减嘉兴七县银米十分之二,请禁商人短秤,下令州县缉私盐不得扰民,不准缉拿肩挑小 贩,盐场征课不准用刑追索,又减盐价、免米税、广学额……走一处得到一处的万民拥戴。 这些政绩也还罢了,他到浙江上任,即请旨改海宁草塘为石塘,筹备塘河运石料。尖山坝一 役劳作辛苦三年,那卢焯也真舍得扑下身子,竟把巡抚衙门签押房设在工地芦棚里,一边处 置衙务,不分昼夜巡视工地,勘查河道水位、湖水涨落,衙中师爷都累死了两个,终于功成 安澜。不但浙江省,连福建也免了年年防汛之苦。仅此一项,涸田一万余顷。浙江人为他修 了一座书院,名叫“卢公祠”,乾隆皇帝大喜之余亲下手诏,予以褒奖:“尖山坝工,上廑 先帝宵旰焦劳,封疆大吏栉风沐雨,辛劳有年,告成于是。不唯慰朕躬而已,且慰先帝在天 之灵也!”早已透出口风,要调卢焯任户部尚书,还要加太子太保衔,不料在这个时候,闹 出一件民事案子。嘉兴府桐乡县汪姓大族分家,汪家二公子汪绍祖为分到近廓田三千亩和一 块风水牛眠宝地,暗赠知府杨震景银子三万两,又托杨转送卢焯五万两。这事本来已经了 结。恰巧孙嘉诠的门生刘吴龙去福建办案,风闻此事,具本劾奏。上书房转过鄂尔泰的批 示,着吏部考功司去查。查了几个月,回奏说,“汪家与杨震景、卢焯三人,均不认承有授 受贿赂的事。刘吴龙道路之言不足为信。”——本来这事已经过去,此刻却又有了新的凭 据! “论起卢焯其人,朕也是十分惜他!”乾隆抚着刚留起来的八字髭须,在殿中踱着步 子,音调显得阴郁低沉:“去年冬天他来见朕,又黑又瘦——你们也都熟识他,原来算得一 个美男子呢!——手臂上竟脱了皮……朕握他的手,满手都是老茧!这个人……他怎么会干 出这种事?!”他倏地转过头来,看着两个辅政大臣不言语,瞳仁在灯光暗影里晶莹闪动, 已是迸出泪花。 傅恒心里一阵发热,低下头去,他未入军机处时,曾以观风钦差使身份督查两江、两广 和福建,亲至尖山坝工地,和卢焯共事过几个月,卢焯的才干、勤苦、德行,老百姓对他敬 若神明,都是自己亲眼见的。和自己也相处得很好。此刻却无法替他回护——他心念一动, 卢焯是张廷玉的得意门生,张廷玉一直“病”着不到军机处当值,莫非为回避这事?那么下 手的刘吴龙是不是受了鄂……什么人的指使呢?正自胡思乱想,身边的讷亲说道:“卢焯虽 有微劳,那都是臣子份内应作的事。既然贪贿,使君父落了个不识人的名声,欺君之罪不可 恕!卢某素有能吏之名,此乃汉人一贯恶劣风气,外务清名邀结人心,内中贪婪龌龊不可胜 言,应将其锁拿进京,交部审讯,依律处置。以此显示天下朝廷至公之心,大小臣工一视同 仁。为此方能杜绝外任官的胡作非为。”傅恒也想定了,在杌子上俯身说道:“讷亲说的虽 是,但这里头牵扯民事,一干人证远从浙江押来,又不知何时能够结案,等于是将这些证 人、无辜百姓放了流刑。以奴才见识,下旨着卢焯就地革职拿问,委派钦差或着闽浙总督德 沛严加审讯。结案之后视情形调度。这样似乎稳妥些。”讷亲知道德沛和卢焯是过从很密的 朋友,但傅恒的话说得滴水不漏,也无可反驳,他喉结动了一下,没有吱声。 “好,照傅恒的建议办。”乾隆神情似乎开朗了一点,回炕上盘膝坐下,扯过刘吴龙的 奏折,用朱笔批道: 此奏,乃卿之秉公察奏。朕以至诚待臣下,不意大臣中尚有如此者。亦朕之诚不能感化 众人耳,易胜愧愤!前萨哈谅、喀尔钦之事卿已知之。此事已着德沛 ——写至此处,他打了个顿,又加上了副都统旺扎勒的名字: 及闽浙副都统旺扎勒会同谳审。若实亦惟执法而已耳。朕知卿必不附会此奏、以枉入人 罪,亦必不姑息养奸而违道干誉也。卿其勉之,若复有实据一面奏闻,一面具本严参。 写完,又将一张字条拈过来,递给近坐的讷亲,说道:“你们看看,这是卢焯写给杨震 景的信。” 讷亲知道,这就是刘吴龙新抓到的证据。接过看时,上面写道: 镜吾仁兄,托来人所带银票已收讫。汪绍祖一案已结,有关人服判无异语,皆兄调处有 方也,吾无疑议。但此等银收受,颇类事后收惠,吾心不安。转告汪绍祖,彼原即有理,已 胜诉矣!此银为吾暂借,可耳。他常和卢焯有书信来往,从手迹看的的确确是他的一笔草 书。讷亲一边将信传给傅恒,心里暗道:“这种事也好写信?卢焯那么精明,在这上头原来 是个呆鸟!傅恒也是一目了然,苦笑着把信双手捧还乾隆,说道:“信上言明是‘借’,如 果汪氏收有借据,卢某虽存‘不应’之罪,毕竟与受贿有别,请主子睿鉴!” “这个自然。”乾隆将信粘在奏折上,合住了,叹道:“钱,真是个好东西啊!圣祖爷 时,官儿们成千成万地从国库里借贷,挖得藩库空空如也。为了清债纳还库银,先帝爷和十 三叔几死几生,和皇叔们都闹了生分。到朕手里,宽严并济,刚好一点,从国库里不敢借 了,转过头来,向老百姓伸手!圣祖爷跟前的高士奇、明珠不说,先帝爷跟前的俞鸿图,朕 是熟悉的,那是多么精明能干的人,也钻了钱眼儿里,就是萨哈谅、喀尔钦也都不是笨人— —一个个都栽了进去!”他不胜烦恼地摇摇头,口里像含着一枚其苦无比的黄连药丸,半晌 又问:“你们也爱钱么?你们将来会不会学这些人呢?你们有什么法子治这‘钱痨’之疾 呢?” 讷亲见乾隆如此激愤动情,忙伏身跪下,说道:“奴才读过《晋书·石崇传》,聚货多 时祸亦至,不敢爱钱,也时时警诫子弟不得爱钱,也可向主子立誓,永不作贪钱之人。但钱 之流毒害人心灵,实为无药可医之疾。奴才也无良法。”傅恒也随他跪下,叩头说道:“奴 才以为钱,取之以道,用之以法,并不是坏东西。所以自周景铸钱,圣人不禁。即以今日而 论,国家造钱十倍于顺治年间,五倍于康熙年间,二倍于先帝雍正年间,仍不敷用。东南丝 织作坊,瓷器制作坊,现已如雨后春笋拔地而起,内地财货交流、海外茶丝贸易、人民生业 无不用钱。所以愈是盛世,钱币愈是畅流无滞,钱之功大于过十倍!至于奴才,自有俸禄可 养身家,可教子弟,可孝长亲,且屡蒙皇上颁赏,地亩庄田连阡接陌,若再敢贪非分一丝一 缕,不但是个背叛皇上的贪婪之臣,即天地神明也不能容臣!”他话音未落,讷亲便一阵懊 悔:我怎么就想不出这么好的奏对呢? “都说得很好。”乾隆微笑道:“听起来似乎傅恒更为透彻些。上次英吉利、意大利、 俄罗斯来了几个传教的想见朕。礼部给他们定了接见的礼仪,他们不肯行跪拜礼。后来他们 到南京,尹继善见了他们,叫衙门里师爷陪着他们到苏杭转了一匝,看了那里的丝绸、茶叶 作坊,又见了几个景德镇瓷器的中等店铺,回到南京,见了尹继善就跪下了,头也磕了—— 说是我们比他们国家富十倍!还说愿意回北京重新给朕磕头,请求在内地建教堂布道。朕下 旨给尹继善,笑说你比朕的面子还大。尹继善回奏说洋鬼子乃是势利小人,见我国力强盛、 人民殷富、万物备陈,要与我贸易。他们有求于我,便就得伏低做小。洋人奇技淫巧,拼命 修铁路造机器。他那有什么用处?朕看除了钟表,别的也很稀松。我们天朝无物不有,更不 求于他人,凭藉的无非是个民富国强,这里头自然有钱的效用了。”说罢便笑。 傅恒偷眼看看殿角自鸣钟,已近戌初时分,估约张廷玉和鄂尔善即将进见,听乾隆说得 兴起,不由暗暗着急。好容易见了话缝儿,便忙叩头,说道:“主子,奴才们夤夜觐见,还 有要紧事启奏!”讷亲也叩头道:“事关重大,奴才们已经着人去请张廷玉、鄂尔泰一并觐 见。估约这会子也就要到了。” “是么?”乾隆正谈得高兴,循着“钱”的思路要和两个辅政深谈吏治的事,听他们说 得郑重,心里格登一下,说道:“是金川军事出事了?”讷亲道:“不是前线,是军饷出了 事——”他长跪在地,双手高高将邯郸发来的八百里加紧奏章,递了上去。恰在这时,外头 太监王礼低头趋步进来,双手捧着一封八百里加紧奏章,禀道:“这是高恒刚递进来的密 折,军机处章京说两位军机大臣都在皇上跟前,叫奴才直接呈进御览。还有鄂尔泰和张廷玉 也已经进来,现在养心殿重花门外,候旨呢,叫进不叫进?” 乾隆愣着神,一手一份八百里加紧奏章,都来自邯郸,便知高恒出了事。许久才回过神 来,拆开高恒的折本,将邯郸知府的奏章也平摊在案上,口中道:“他们年老有病,叫小苏 拉太监搀着进来。”说罢便埋头看折子。一时张廷玉和鄂尔泰各由两个小苏拉太监搀扶着进 来。张廷玉气色还好,鹤发童颜的,只是面带倦容,鄂尔泰却是面白气弱,两条腿似乎站不 稳的模样,微微喘息着。两个人没有行下礼,乾隆已经摆手,目光不离奏折,说道:“免 礼,赐座。朕看完折子再说话。” “是!” 张鄂两人躬身一揖,颤巍巍坐在雕花瓷墩上。四名军机大臣都是十分深沉的人物,此刻 都沉吟着,不时凝视一下聚精会神看折子的乾隆,殿中静得只有自鸣钟摆单调的响声。一时 便听乾隆轻声叹息一声撇开奏章,却问道:“鄂尔泰,你还是喘。朕赐的药用了没有?” “回皇上!”鄂尔泰透了一口气,清清嗓子说道:“奴才这点犬马之疾,是在任乌里雅 苏台都统时得的,陈年旧病了,哪里一时就痊愈了!托皇上如天之福,用了皇上赐的川尖 贝,已经好得多了。”乾隆又对张廷玉道:“老相国气色不错。”张廷玉轻咳一声回道: “这都是皇上所赐!奴才原来睡眠不宁,心悸头眩。一来皇上有旨:小事不理,居家调养。 二来不时赐药,服用后,效应如神,因此精神上还去得。”他顿了一下,又道:“求皇上再 赐些苏合香酒。奴才自己照方配制的,总觉得远不及皇上配制的效用好。” 傅恒和讷亲两个原以为乾隆读完奏折必定震骇大怒,硬着头皮等着他大发雷霆,听乾隆 如此温言善语,向张鄂二人嘘寒问暖,不禁都是一怔。却听乾隆笑道:“这不值什么,明儿 先叫人送些,叫御药房的人到你小药房里教着你的人制就是。”他偏身下炕,脸上若悲若 喜,似笑不笑,在殿中徐徐踱步。良久,长叹一声说道:“看来,朕之德、朕之能远不及圣 祖、世宗爷啊!” 四个大臣面面相觑,不知他所言何意。 “圣祖时内多忧乱,四境不宁;先帝也在青海、云贵兴兵平乱。”乾隆吁着气,脸色变 得异常苍白:“平三藩、征台湾、三次亲征准葛尔,那是以倾国之力支撑战事;年羹尧、岳 钟麒兴兵二十万,江南六省舟车水陆运饷——怎么就没有发生腰截皇纲的呢?朕密运军饷, 原为的不致使北方百姓因兴兵有所惊扰,想不到就双手奉送了‘一枝花’!” 这真是比狗血喷头大骂一顿还要令人难堪的责备,责备中不动声色带着刻毒凶狠的讥 讽,句句都像刀子一样剜人的心。 四个大臣腾地都涨红了脸,再也坐不住。“啪啪”打了马蹄袖伏地跪下,不敢言语。
前回时代书城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