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清纯美女 明星美女 靓女模特 美女壁纸 唯美风景 动物图片 性感自拍 性感美女 丝袜美腿 中国美女 日本美女 韩国美女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时代书城、文学小说 >
二十 敏士不敏靴中失火 勤政议政老相宠衰


张廷玉跪在前面,龙龙钟钟磕着头,颤声说道:“皇上如此说,奴才们惭愧死了,无地 自容……请暂息雷霆之怒,容奴才奏陈。皇上当日决策并无失误,据奴才看,张广泗或许生 了畏敌保名的念头。庆复功臣之后,其实是个书生,有虚骄心,无实战之力。据朱纲所奏, 天兵并不是败了,是师老无功。战不胜非士卒不勇,过在将军。请皇上召回庆、张二人交部 议罪,另选能将前往金川。莎罗奔不过倚仗金川地势险峻,又有烟瘴之气、沼泽之地作屏障 负隅延命而已。国家命一上将重振旗鼓,必能克敌传捷的……”鄂尔泰却道:“奴才看过庆 复和张广泗奏来的所有折子。莎罗奔虽在大金川行为不规,但并无反叛朝廷之心。几次上书 请求招安。以奴才见识,如果他确实并无异心,招安也是可行之道。” “招安?”乾隆冷笑一声,“因打不下来,所以招安——这是鄂尔泰说的话?朝廷两度 出师花的钱呢?还有朝廷的面子呢?”他三言两语就打哑了鄂尔泰。鄂尔泰舔了舔干燥的嘴 唇——雍正年间,他曾大力主张云贵改土归流,激起苗变。后又力主镇压,弄得苗寨村村起 火寨寨冒烟。官军一败再败之后,他又主张招安,弄得朝野沸腾,幸而在雍正跟前圣眷未 衰,仅落了个革职留任的处分。如今江山易主,代有新人涌现,他又老病缠身,怎敢再度膛 这汪浑水?思量着,皇帝的话又不能不回,遂起身深深一躬,说道:“皇上责臣,臣心服口 服。但奴才的意见不敢隐饰:这个仗已经反复打了几年,官军以十倍之众,耗数省之力,收 效甚微。庆复是个文士材料儿,且不必说;那张广泗平定苗疆打得干净利落,似乎不是无能 之辈,怎么就反复打不下来?可见大小金川一带地理、气候有其特别之处。再打下去,不知 又要耗多长时间,多少钱粮。即使平定了金川,朝廷也已吃了亏。奴才原在苗疆的战事上有 干罪戾,不敢轻易言和的,但这是真实想法,奴才不敢韬晦欺君。” 乾隆听着沉吟不语,他忽然觉得有点气馁。金川只是四川一隅,派了大学士和最能打仗 的上将,耗时阅年耗银数百万却打不下来,除了鄂尔泰所举的理由,也真的难有别的解释。 但若以天朝之尊,屈心含垢地招安,这口气也真难咽。他纹丝不动地端坐着反复思量良久, 垂下眼睑透了一口气,又倔强地抬起了头,却仍然没有说话。 “皇上。”在难耐的沉默中,讷亲一提袍角跪了下去,叩头说道:“奴才以为罢战言和 连想都不能想!”也许他觉得自己太冲动。略一顿放低了声音,“罗奔莎本是个地处一隅的 豪强,官府制约不住。征讨大金川的本意是要确保上下瞻对入藏道路的畅通。循着这个本 意,一定要拿下这个地方儿!现在的情势是我军得天时,却不信地利与人和。庆复为钦差大 臣,对荡平金川毫无信心;张广泗虽能打仗,却屈居庆复之下,他本骄纵自大,目中无人, 自然不肯努力。看来这是个将帅不和的局面!奴才今日请缨,愿意身临前敌,求主子撤回庆 张二人,专任奴才,以一年为期,若不能荡平金川,即以军法治奴才妄言之罪。”他说得脸 色涨红,伏地叩头有声。 傅恒在旁几次跃跃欲试想说话,却被讷亲抢了先,反倒平静下来,想起岳钟鹿介绍的金 川情势,更觉讷亲此举冒失。正思量自己该如何说话,对面张廷玉在椅中欠身说道:“奴才 以为罢兵言和是没有道理的。庆复是皇上心腹大臣,打瞻对谎报班滚已死,他就有罪。这次 去是戴罪立功,却毫无建树。他写折子说张广泗不听调度,张广泗又说他调度乖方畏敌如 虎,孰是孰非不去说它,将相不和怎么打仗?奴才以为应该调回庆复,留张广泗一人专权, 限期扫平金川,似乎妥当些。”鄂尔泰本来已拿定主意不再发言,此刻忍不住,又道:“张 广泗自苗疆一战过后,骄纵跋扈,以名将自居,其实以后,他没有再打什么好仗。审视山西 黑查山一役,若不是傅恒机断果敢,五千军马要全军覆没在恶虎滩!看来,他还是不及我们 满洲汉子。奴才以为既然要打,还是要有必胜之策。臣愿举荐博恒为将军前往代替!” 傅恒心里翻腾如鼎沸之水,血一下子奔涌上来,脖子涨得通红——他做梦也想不到鄂尔 泰会对自己如此知音,也想不到会在乾隆面前举荐自己为将!但他这几年在外在内办差极 多,阅历与日俱增,鄂尔泰此举倒引起他的警惕心,略一想已是明白:鄂尔泰已知金川难 打,要扔一个红炭圆儿给自己!但这红炭圆也确实诱人,他也确实想吞……傅恒此刻心里像 搅辘轳似的,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咬着下嘴唇只是微笑。 “傅恒,”乾隆此刻心气已平,转脸问道:“西林相举荐你,你敢不敢去呀?” “奴才有何不敢?”傅恒沉着地撩袍跪下,亢声说道:“奴才久已有志于此。佐明主为 良臣,出将入相,哪个不愿如此?不过,奴才自经黑查山一役,再观庆复、张广泗用兵,已 经知道为将之难。慎思而勇决,疑定而志坚,知己而知彼,不躁不骄不移,是奴才这次出兵 的宗旨,敬请皇上下旨!” 乾隆看看傅恒,又看看讷亲,满意地点头笑道:“很好。都愿意替朕分忧,这就好!不 过,现在你们都不能去。一来政务上头的事还要偏劳你们二位,二来朕还要再看看庆、张两 个。他们两个对上下瞻对和金川军事责任重大。若要治罪就不是革职流徙了事的,就是朕要 包容,也要天下人看得过。朕心里现在对他们又恨又无可奈何,再给他们个机会,仍是渎职 辜恩,朕也仁至义尽了,他们自己也没话可说了。”他说的语气很轻淡,但几个大臣听着却 心里发颤。这是最后一个“机会”,等于明示军机处,他是绝不姑息这两个人的了。正胡思 乱想,乾隆又对纪昀说道:“你侍候笔墨。朕口述,你润色,用廷寄谕旨发给庆复和张广 泗,批复他们四月初三的折子。” “是!”纪昀一直跪在一边聆听这次御前会议,一边仔细琢磨着每个人的话,揣测着他 们每个人不同的心境,听乾隆叫他,忙收神答应一声。王仁、王义两个太监捧过文房四宝, 又搬来一张矮案,他跪着援笔在手,听乾隆徐徐说道:“写给他们——四月初三折子已经拜 读了,此种陈词滥调听得多了,人要害病的!前后兴兵数年,劳师糜饷,耗国家百万帑金, 攻那么几个破堡子,烧几间农舍,也都写折子来报捷,还要扯上高恒。高恒丢了军饷,自有 应得之罪,他或许还能给朕找回来!你们的罪又该如何议处?朕还要在西疆与策凌阿拉布坦 较量,虽未必指望他二位‘名臣名将’,也要他们作个样子。打胜了,朕自然不吝厚禄高 爵,打败了,朝廷也是有规矩的!朕于他们解衣衣之,推食食之,他们能忍心令朕颜面扫 地?不但国法不能保其身家性命,即国法有容,他们又有什么面目立于世间?”他说着,纪 昀濡笔疾书。写完,将一张墨汁淋漓的宣纸捧起,略吹了吹,双手捧着由高大庸接过呈上。 乾隆看看,觉得行文客气了点,但他方才就是这种语气,遂点了点头,提起朱笔在后边加了 一句“慎之慎之,朕再与尔等六月光阴,过此不能再待矣!”将旨稿交给高大庸,道:“立 刻交军机处誊清,六百里加紧送四川行营,各省巡抚、总督、六部九卿人手一份存照!” “是!” 大约坐得太久,乾隆挪动了一下身子,又转脸对张廷玉和鄂尔泰笑道:“今儿劳你们神 了。本不想惊动你们的。有许多大事都要商量,你们怕是累了。”说着便吩咐人给两个老宰 相进参汤。二人正逊谢间,忽然御座下侍候的几个太监面面相觑,像是有点心神不定似地张 望环顾,乾隆脸一沉,说道:“作什么怪相?”高大庸忙道:“回主子,有股子焦糊味儿, 像是什么东西烧着了似的。”乾隆正要喝斥,话未出口便顿住了——他也嗅到了,似乎谁在 烧一块破布,还夹着一股说不清的臭味儿。一个小太监眼尖,指着纪昀叫道:“皇上,纪昀 身上冒烟儿!”乾隆看时,果然一缕青烟从纪昀袍下冒出来,忙问道:“你怎么了?” “回主子!”纪昀早已觉得不对,右靴子此刻已经燃了起来,炙得满眼是泪,只不敢失 礼,慌慌张张叩头道:“兴许是奴才靴子走了水!”说着一撂袍子,一股浓浓的烟雾,立即 腾腾而起,他立即想起其中的原由,忙叩头解释道:“进来见驾前在军机处抽烟……”乾隆 见他疼得语不成声,不待他说完,大笑着挥手,“别说了,赶紧出去收拾——给他拿双新靴 子,打盆水!也不知多长时间没有洗脚,臭得满殿都是!”纪昀巴不得这一声,爬起身快步 趋出,一屁股坐在丹墀石阶上,紧忙脱靴子。太监宫女侍立在外头,眼见他将冒着烟的臭袜 子烂靴垫儿乱拽胡扔,无人不掩鼻偷笑。原来他在军机处抽烟,见傅恒走来,忙熄火将大铜 烟锅子塞进靴页子里。他只是个军机章京,想着一会儿就退出来,谁知今日叫他陪着议事, 烟锅子里的余火慢慢燃了起来,闹了这么一出笑话。 但这样一来,拘谨死板的奏对格局变得松缓活泛了。乾隆听纪昀说了原由,格格笑个不 停,又问:“没有烧着吧?炙伤是很疼的。”纪昀疼得倒抽冷气,却笑道:“不妨事。不误 给主子当差。”乾隆这时才想起对朱纲道:“这会议与你无干,你可以跪安了。你这次调 京,没有人告状,不要疑这个疑那个,是朕的裁度。原来云南闹水患,你修治洱海还是有功 劳的。从前你整治过杨名时,朕原是要流放你去黑龙江的。还是杨名时替你说话,说你懂钱 粮、会治水。洱海能治好,就是给云南人办一件大好事。现在名时已经谢世,想起他的话, 朕不忍再加罪给你,你改任户部尚书,其实这是重用。生出怨气来,对不住朕,也对不住死 了的名时——你好生想想——你哭什么?敢是不服么?” “回万岁……”朱纲满脸挂泪,早已离座伏地,连连叩头道,“奴才是心里感愧……杨 名时是君子,奴才是个小人……”乾隆顿了一下,叹道:“君子与小人,其实只一念之差。 执性修德者即为君子,贪利乱性者就是小人。生而为圣贤的能有几人呢?你晓得这一层,已 经接近君子了。俞鸿图激于义愤、循之天良,在朝会上直言力抗诸王,彼时他是大丈夫,真 君子。此乃朕亲眼所见。后来出外任,爱钱了,就变成小人,终于自罹杀身之祸。郭绣在山 东贪贿不法,经圣祖开启良知,清水洗地,断指告天,终于成一代名臣,却又是一类模范, 思量思量其中道理吧!” 朱纲行礼蹭蹭退了出去。乾隆正想说话,见傅恒呆着脸木偶似地痴坐,便问:“你在想 什么?” “奴才在想主子方才的话……”傅恒忙回复道:“方才奴才去刘统勋府,家里摆设、佣 人,比不上乡里一个殷实人家。奴才自己似乎太奢侈了——别将来也变成个小人,岂不荒 唐?” 众人听了,都是脸上一笑即收。讷亲自问节俭清廉,心地坦然。看自鸣钟时,已过午 初,还有许多正经事没有说,身子一躬正要说话,乾隆指着杌子道:“你们也都坐下说话 吧!”他自己却起身下座,在殿中徐徐踱步疏散筋骨。摆着手道:“谈公务吧!” “是!”讷亲正襟危坐,打开记事折儿,说了几处外任州府官调转的事,又讲云南边隅 有几个县,多年没有主官赴任,县里只有一两个老衙役主持政务,法政、民政弄得一塌糊 涂。接着又谈前年闹灾府县,去年丰收,今年又是大熟,恢复征赋外,军机处还想把去年免 征的钱粮收回四成,以补军用,充盈藩库。还要说卢焯的案子,乾隆却摆了摆手,说道: “今日不议案件。卢焯的事不关民政。”傅恒欠身陪笑,说道:“主子,这事关乎民政的一 一他摘了顶子,在百姓里还是威望很高。老百姓有口谣‘云南有个杨青天,我们福建有卢 焯,如今贪官遍地跑,偏将卢焯下大牢。不信抄尽文武僚,看是谁家积财少?”审卢焯时, 一万四千老百姓围住臬司衙门。砍倒了纛旗,砸烂了堂鼓,福州城商人罢市,铁工叫歇①。 城门领带兵弹压,兵士们都是本地人,站着看热闹。最后还是放出卢焯本人出来相劝,人们 才都退了。从福建过来的人说,当地缙绅正商议叩阍告状,用万民伞护送卢焯押解进京。处 置不当,要激起民变的。” 乾隆听见“民变”二字,停住了脚步,皱眉想了想,问道:“衡臣,卢焯是你的门生, 此人到底操守如何?”张廷玉轻咳一声,说道:“奴才与卢某并无深交,但此人干练,办事 勤劳肯吃苦因此甚得人心民望。他这次贪案发作,倒不在旁证多,是他自造了证据,反而证 死了他。他收了杨景震转来的五万银票,嘉湖道查访到杨景震受贿劣迹,已经有密奏呈了总 督德沛,卢某怕案发牵连自己,用八百里加紧提本参劾杨某。这是官场上惯用的老手段。不 足为奇。此一举足证刘吴龙没有诬攀卢焯。诚如今日万岁训诲,君子小人之间仅一念之差。 卢焯从前虽好,这次自蹈法网,也无可奈何。”乾隆仰着脸看着殿顶的藻井,许久长叹一 声:他其实十分喜爱卢焯。他也不相信那个满手老茧,在河工上被晒得又黑又瘦的卢焯,怎 么一下子变成了收受银两、贪墨不法的卢焯。深有感触地缓缓说道:“真不可思议!卢婶、 鄂善、庄友恭,朕是想让他们在水利上给朕办些事的。黄河、淮河、潜运、太湖淤塞……有 多少事啊!朕怎么就物色不来陈潢、靳辅那样有操守的能员干吏?” “万岁!”讷亲沉思着说道,“鄂善、庄友恭还是好的嘛。就是卢焯,案子也并没有了 结。奴才还有些想头;抄卢焯的家时只抄出四百多两银子,五万银子原封也没动,他又有折 子弹劾杨某。如果卢焯爱钱,他原在尖山坝河工上,每日过手银子上万两,要捞个二三十万 岂不便当?”傅恒也在沉思,说道:“据我看来,卢焯贪贿还是有的。他得民心,是他还肯 办些实事。如今官场上,无官不贪,无事不行贿,只是有些人手段高明,我们捉不到证据而 已,那些受贿官儿 ①叫歇:在现代,即罢工。肥了,还一点实事不给老百姓办。这样比起来,卢焯还算好 的。不然,哪有那么多民众起来替姓卢的叫屈?” 这又是一番道理。殿中君臣听得个个发怔。乾隆突然大笑,说道:“傅老六真独出心 裁!吏治刚刚经过雍正爷整顿,到朕手几年,就糟到这份儿上了?朕不信!——今儿不议这 事。锁拿卢焯进京,朕亲自问他!”说完,他立即又对自己的自信生了疑,脸上似悲似喜地 沉吟一会,慢悠悠地踱着步子回到御座上,说道:“朝廷原说受灾的府县蠲免钱粮,决不要 再收什么三成四成的了,仍旧免了。缴足今年的就成了。粮食多了,米麦价钱太低,会谷贱 伤农,让从户部拨出银子来买,可以平稳粮价。还有多的,可以建义仓,帮穷人存粮备荒。 真到荒年,又可省下赈济银子——这是李卫在江南行之有效的办法,要推到各省。这一条军 机处详议一下,写出明发诏谕颁行天下。粮食多时不要打穷百姓的主意,你让他有点积余, 可置田,置农具,算到底这个帐朝廷算不亏。至于云南边远的几个县派不下去主官,那是因 为那些地方荒僻,知照云南巡抚,凡派往这些县治的官员,养廉银子加厚一倍。晓之以义, 动之以利,总有人去的。” “主子,”讷亲一本正经的脸上绽出笑容,“这些县治并不是没有主官,康熙爷手里给 他们加俸一倍,雍正爷又加一倍,拿了养廉银到任上走一道,回省城当寓公,等着再选。已 经成了规矩了!”乾隆听了不禁勃然变色,想想又觉无可奈何,冷笑一声道:“朕竟不知你 们干什么吃的!贵州、四川也有这么几个县,居然不设流官!拿着四倍的俸禄在省城吃喝嫖 赌,花天酒地地玩儿……传旨给这几个省,圣旨到日,这些官员仍然滞留在省的,一律革职 拿问!就地在本省教谕、训导。委派官员去这些冷僻衙门,跟他们讲明两年一换,回来调转 优缺!”鄂尔泰在旁咳嗽一声,说道:“从前就是这样做的,给多少钱也不及他的命要紧, 总归不肯去就是了。我在云、贵几次和他们面谈,他们也老实不客气地跟我讲,那地方连流 放犯人都不去,我们好歹也是朝廷命官,白白送命去么?也确有他们的难处,外地人去了水 土不服,沾染时气,受毒瘴之害的十有五六,侥幸任满回来的,有不少终身病残。但这些地 方长期以来有官无守,为害不小,缅王就是看准了这一层,几次侵入境内。幸亏边境一带瘴 雾不多,驻军又是当地人。要不然,比西藏还要棘手呢!” 乾隆抿着嘴唇想了想,问道:“要不要在土著人中就地选拔?没有政府时日久了不得 了。”傅恒道:“这一层奴才想过,如用土著人,时日久了,就会变成土司,等于给后世人 添麻烦,似乎也不甚妥当。” “主上。”张廷玉许多日子没有像这样久坐议事了,直了直变得佝偻的腰,咳嗽着说 道,“这是几代几朝都想不出好办法的事,能否从容一点,着六部九卿的官员们着意思量, 各上条陈,集思广益,岂不更好?” 乾隆迅速瞟了一眼张廷玉,心头掠过一丝不快,不知怎的,几个月来,他不像从前那样 对张廷玉一片亲情,总觉得张廷玉的病不至于就沉重得不能理事,有点倚老卖老似的。此刻 看来那满脸的倦容也似乎是做出来的。因此,越发生出一份厌憎。他不冷不热地笑道:“这 不是正在集思广益的么?朕询问你们,正为心中有数,焉有不征询六部意见之理?”张廷玉 作了一辈子宰相,什么话音听不出来?身子一颤,立刻意识到自己说走了嘴,忙打起精神躬 身一揖,说道:“奴才昏聩了,求主子恕过!”乾隆见他紧张,倒觉不过意的,笑着摆手 道:“老相国,朕也没说什么嘛。因为朕近日就要出巡,大事要有个眉目,你们在北京办 事,见人也有个遵循。没有别的意思。” 话虽如此,有此小小不快,众人都没了谈兴。良久,鄂尔泰才道:“天气已经见热。主 子平常又喜凉畏热,奴才以为过了秋分,主子再出去为宜。” “朕原打算四月初就成行的,只是皇后病着,不忍远离。”乾隆舒缓地说道,“原打算 庆复他们打下金川,朕南巡江南,谁知他们就是打不下来!老百姓的事单听官员说不行。照 他们说的,人人吃饱,个个穿暖,居有室,出有车,都活在天堂里头似的!下去看看有好 处,一是知道了民情实况,二来也知道这些只晓得搂钱的手们怎么糊弄朝廷。天热之后朕要 带皇后去承德避暑山庄,秋天还要去木兰狩猎,会蒙古诸王,该办的事不能再向后推了。如 果有事就不能出去,朕只好永远坐在这椅子上听政了。”说罢叫过卜智卜信两个太监,命他 们在天街给张廷玉鄂尔泰备轿,笑道:“说是赐你们紫禁城骑马,但你们谦逊着不敢真骑。 老天拔地的,也上不了鞍了,今儿给个特典,用轿送你们出去。” 张廷玉颤巍巍站起来,说道:“奴才真的是老不中用了。十年前,世宗爷在畅春园驻 驾,天天不到四更就起来,骑马走几十里,赶去请安办事。如今说不成,似乎一夜之间就不 成了。奴才现在四五天才能进来请一次安,心里很过意不去。” “你们都是出力几十年的人了,朕还和你们计较这些?”乾隆笑着用手挽着张廷玉徐步 出殿,看着鄂尔泰说道:“谁都有老的时候嘛!要能着,就多走动走动,疏散一下筋骨;要 是挣扎不动,叫儿子进来代你们请安,朕也能及时知道你们身子骨儿结实不结实。”一直搀 到殿外滴水檐下,又握着鄂尔泰的手,道了几句寒温,目送太监们搀扶着他们出去。良久, 却无端又叹息一声。傅恒等三人这才跪安。乾隆一边抬手叫起,一边笑道:“纪晓岚,今日 殿前当众脚下失火,可谓文坛一大奇闻。——炙烧得伤了没有?”纪昀笑着回道:“奴才三 跳两跳就出了殿,现在想着真不可思议!脚踝的皮肤被灼焦了一些,太监给了些薄荷油涂 了,要紧是绝不要紧的,恐怕要当两天铁拐李呢……”说得众人都笑了起来。讷亲又道: “奴才进来时分,已安排内务府把秀女们带进来,都跪在御花园月台边等着皇上挑选呢—— 奴才没想着议事议到这会子才散。皇上是现在去,还是用过膳再去?”乾隆道:“这会子就 去吧!卜仁去禀老佛爷一声,请她老人家过目,先选——傅恒和纪昀忙你们的去,有讷亲陪 着就成!” 傅恒和纪昀辞了出去。乾隆看看那日头,光芒刺目,一阵阵风扑上来,热烘烘的,当即 除掉台冠,脱掉瑞罩和金龙褂解去腰间琊珐绣带,换了一条明黄软缎带子。顷刻之间,变成 了一个飘逸潇洒的公子哥儿——将辫子向脑后一甩,说道:“走吧!” 于是君臣二人一同出来,沿永巷向北徐徐散步。此时正是当午,永巷里连一点避日的地 方也没有,二人被晒得发热流汗,但永巷的风不小,汗随出随干,并不觉得气闷。讷亲跟随 在乾隆身侧,说道:“天已经热了。这风在宫里穿堂过厦,还算是凉的。主子,您不耐热, 我们都知道。私下议过几次,还是想请主子暂缓出行。”说罢一叹。 这是真心诚意的劝阻,言语中充满温馨和体贴,乾隆心里一阵感动。也叹息一声,说 道:“你们的心朕是知道的,必定想着,世宗爷足不出北京一步,天下不是也治得很好的 吧?殊不知朕和先帝有所不同。先帝即位时已经年近天命,朕还年轻——他年轻时常年都在 外边办差,熟知民情。这是一条不能比。再就是世宗朝闹家务,今儿要八王议政,明儿又有 人称兵乱宫,不出去是不得已儿,朕手里这种事稀少。朕的性子和圣祖爷仿佛,爱动不爱静 ——你看朕盘膝一坐就是两个时辰,那是‘功夫’,父母训诲,师傅教导出来的,不是朕的 本性。出去见见外头民风民俗,宦场吏情,又可饱览山河湖川,于朕适性养身大有补益。所 以朕决意要出去巡视一下。圣祖爷六次南巡,只要天增朕年,朕至少也要出巡三次、四次 吧?”他看了看天,又道:“这天气不算什么,收了麦,还有几场雨,一时也热不到哪里 去。朕还想带你一道去呢,你要怕热,就留在京里。”讷亲没想到就地被将了一军,不禁一 怔,忙道:“皇上这话奴才如何承受得起?奴才自投身为吏,受两世不次之恩,自皇上在东 宫时已经心许为家臣。死尚且不惧,何况其热?” “这是张飞的话。他不怕冷,你不怕热。真有意思。”乾隆一笑,一边娓娓而言:“你 和傅恒也是一冷一热。傅恒是热性人,你面儿上冷,忠君这一条朕深信不疑。他到这一步, 一是国舅;二是也真有能耐有忠心,你呢,也凭两条,一是朕在东宫就信任;二是办事认 真,不怕琐碎,廉洁自律,从不苟取一物。从熙雍两朝至今,朕仔细看了,无论大小臣工, 满洲人节操上还是胜了汉人一筹。” 他这样一说,讷亲立刻想到方才金殿晤对。乾隆话语中待张廷玉已见冷淡。他与张廷玉 情谊平淡,但对张廷玉兢兢业业侍候三代主子,累得灯干油尽,是十分敬佩的。如今老了, 乾隆带出嫌弃之意,又说到“操守”上,也真叫人心凉。未免有点免死狐悲、物伤其类的感 叹。他不能不替张廷玉说句公道话。嗫嚅了一阵,讷亲方道:“汉人有些积习确是令人可 厌,像张廷玉这样的真没几个。我和傅恒曾私地议过,前代的熊赐履,高士奇和张廷玉比, 才学、声望都比张廷玉高,却都吃了能善始不能慎终的亏,我和傅恒都不是懒人,退回去几 年,两个人不及他一个人做得多。他就是认一条理:埋头做事!现在不成了,人老了百哀齐 至,人老还会变小的,想事做事不比从前,想身后的事比想眼前的事多了……” “你不要瞎想乱疑。”乾隆喷地一笑。“朕是因为事情多,忙不过来,心里着急。心里 恨不得再有个新张廷玉出来呢!” “纪昀如何?” “纪昀,”乾隆沉吟着说道:“是个文学之士。宰相要气有气量、耐烦,能笼络各方人 才,懂经济之道,通用人之理,纪昀似乎够不上。他性情诙谐活泛,缺少宰相器量。” 讷亲不再言声,只低头想心思跟着走路。乾隆见他沉默,微微侧头问道:“你在想什 么?” “奴才在想……”讷亲抬起血色不足的脸,微笑道:“要是能永远就这么跟着主子走路 说话,该有多好!记得有一日主子在雍和宫东书房,奴才从淮安回来,主子问,‘那里水灾 怎么样?奴才说:‘怀山襄陵。’又问:‘老百姓呢?’奴才说:‘如丧考妣。’主子大骂 奴才是个木头人儿,毫无意思。上次和纪昀谈天,他也说:‘人无风趣官多贵,案有琴书家 必贫。’文章憎命,那是半点不假。上回傅恒还说,曹寅的孙子在写一部叫做《红楼梦》的 稗官小说,写得极好,家却穷得无隔宿之粮。我说那是他的命,还惹得傅恒不高兴。” 乾隆听见《红楼梦》三字,想起怡亲王弘晓也曾提起过这部书,遂说道:“稗官野史不 入大乘之道。但真写得出色,也与世风人心大有关联。几时寻一部抄本来给朕看……”正说 着,他突然止住了,因为他看见了棠儿,正在御花园门口和内务府堂官赵明义说话。遂招着 手儿道:“棠儿,怎么今儿有这么好的兴致,要游御花园?”
前回时代书城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