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清纯美女 明星美女 靓女模特 美女壁纸 唯美风景 动物图片 性感自拍 性感美女 丝袜美腿 中国美女 日本美女 韩国美女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时代书城、文学小说 >
十一 智勇妇智勇脱缧纵 伶俐童伶俐返金川


莎罗奔的夫人朵云得脱囹圄,恰是乾隆车驾离开仪征赴扬州行在之后三天。刘统勋遵旨 在仪征停留一天,又一次接见了裴兴仁和靳文魁,又给傅恒写信。转述乾隆在五十里铺关帝 庙交代的金川军事机宜,命傅恒“严备缓进,不作孟浪之举,不图侥幸取胜,一切机断毋失 战机,‘上将军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诸言语都写了进去。又发文给尹继善、岳钟麒, “全力援手傅恒,勿使莎罗奔逃亡青海入藏,密弥监视回部霍集占动势,随时用六百里加紧 报江南皇上行在。”留在仪征回报差使的海关道、铜政盐政司官、圆明园采办司堂官,回报 黄淮汛情及黄运两漕堤岸河泊事宜的官员也有几十号人,连听带指示,直忙到天黑。又耽心 刘墉抽出来办外差,扬州防务有所疏失,便不再滞留,当夜起更便命轿赶路去了扬州。此时 仪征县中,别说是官府,就是寻常百姓家,为接这个“驾”,先是丹垩粉饰大兴土木,沿街 破屋平毁旧房刷新,里保一日三催洒扫庭除,“内外整洁纤尘不染”。出工修路垫土结扎彩 坊,香花爆竹酒食点心……比过年还忙了十倍。此刻御驾东去,大员走尽,城中官商士民一 口气松下来,竟是人人神疲个个力倦,一座城都累,象收了戏散了集,又象刚吃过一席满汉 全席,人人都有点大病初愈的样儿,一脸臆症相,走路都晃晃荡荡。 押运朵云的槛车进城刚刚过午。因她是“钦犯”,江南省臬司衙门因主官都从驾护卫去 了,巡捕厅堂官接到按察使手令“押朵云至皇上行在御审”。想想自己不能擅离南京,但衙 门里已经无职官可委,因南通县令姚清臣到省说案子,就腿搓捻儿说:“烦老兄走一遭儿。 皇上就在仪征,路不远,朵云又是女人,拘押以来很安分。押到交给刘墉刘大人就算完事 儿。其实你只坐个纛儿,我再派两个衙役跟着——人家是钦犯,没个官跟着不好,是吧?” 姚清臣只是个七品芝麻官,也想乘机单独见见刘墉,甚至能见刘统勋也未可知,因就一口答 应了。 日头刚错西,槛车进城。说是“槛车”,其实朵云不枷不捆,车上还有席棚挡风,安生 半歪在车里,一副听天由命的架势。街衙里巷晃晃徜徜的闲人倒是也有,稀稀落落的不成群 儿。姚清臣先到驿馆,打听清楚刘家父子已去扬州。此时大伙房里已经开过饭,他是小官, 不敢放肆叫重做,于是和三个衙役里的头儿莫计富商议:“到街上馆于里胡乱吃一口——自 然是我出钱。然后咱们奔扬州,交割了人犯,就便儿瞧热闹儿,放你们两天假,我给你们赵 堂官写封信带上完事儿。”莫计富自然无话说得。 谁知走一家店铺关门打烊,再走一家盘账叫歇,槛车从街南拉到街北,连平时摆得满街 吆喝招呼不迭的烧麦馄钝大饼油条水煎包子诸类小吃也一概叫歇停业。一个骑马顶戴官员三 个步行衙役一个车夫,带着身穿藏服皮袍脚蹬长筒马鞋的“番婆儿”满街转悠找馆子吃饭, 倒招来一群闲人小孩跟在后头,到一处问饭,立时围上一群,痴痴茫茫呆看,再走就再跟。 倒是十字口一个老头儿见他们找饭找得虔诚,指点说:“县衙——从这往西半里路北衙门口 有卖油条炸小鱼儿的,专供早起点卯衙役来不及吃饭做点心,那是不会歇业的。再者您老是 官,进衙门叫伙房现做,他们也没个不侍奉的理。” “谢你老人家了!”一语提醒了姚清臣,他一拍脑门子笑道:“郭志强我认得,上回去 南京会议,他还说请我‘架子小点,抽空仪征转转’——走,打他的抽丰去!”几个饿得饥 肠辘辘的人顿时没了沮丧之色。莫计富笑道:“都饿糊涂了——这衙门里人常往省里去,他 们头儿我都认得,倒在街上瞎兜一气——你干甚么?”他突然发现坐在车上的朵云神情有些 异样,两手攀着横档儿,直起了腰似乎要起身的模样,盯着看热闹的人群,遂断喝一声“安 份些”! 朵云嘬了一下嘴唇,又瞟一眼人群,低下了眼睑,说道:“腿坐麻了……你们饿,我也 空着肚子呢……”似乎自言自语,叽哩咕噜又说几句,姚、莫等任凭是谁也听不懂了。 他们哪里知道,自从朵云从北京解到南京,莎罗奔从金川派来营救的人已经尾随而至。 刮耳崖的头人仁巴亲自带着五六个会汉语的藏人,还有朵云的娃子嘎巴,早已潜伏在石头城 夫子庙一家客栈里,随时侦知朵云的动静。金川这地方粮食盐巴都要靠四川内地挤济,但不 缺的是黄金,刮耳崖有的毛洞里核桃大、拳头大的狗头金不用仔细寻,有时不小心还会被金 块拌倒了……他们根本没费甚么事就把看守朵云的臬司衙门巡捕厅南牢上上下下买了个通 遍。朵云在狱里咳嗽,第二天就会有治伤风的药送进去。只是负责看守警巡的是北京南来的 善捕营军校,怕走风没敢买通,没有见面儿机会。自进仪征,那些懒懒散散的闲人中朵云已 经看见了仁巴,买饭围观人众中又闪见了自己的奴隶嘎巴,那几声“自言自语”说的明白: “我这个样子囚着,想见博格达汗很困难。今天是逃出去的机会……嘎巴,要聪明一点…… 绝不能动武……告诉仁巴,一齐想办法……”还补了一句,“他们要把我交给刘家父子,但 刘家父子已经离开了这里……”可怜姚清臣莫计富并一众围观的汉人,当众被他们蒙得瞎子 聋子一般。 车到县衙门口,果然有一间炸果子小铺,大家此刻想的是大快朵颐,看也没看便直叩县 衙仪门。但此刻正是午间散衙时分,只有几个呵欠连天的当值衙役,姚清臣亲自上前通问, 衙役头儿却也不敢怠慢,回说:“我们郭太尊陛了,随驾去了扬州呢!” “郭志强升了?调了哪里?”姚清臣问道。 “北京,户部主事——回大人您呐!” “嗯……这里衙门里差使交割了没有?” “没呢!还不知哪个大人来接印。” “有主事的没有?哦,我是南通县令……办差路过,街上饭店歇业,想请伙房做点饭吃 ——我和郭县令是至交好友……” “就不是至交好友,吃顿饭打甚么紧?”衙役笑道,“不过怕是伙房的人散了……”正 说着,一个中年人晃晃悠悠从二门里剔着牙出来,戴着黑缎子六合一统帽,灰府绸风毛边坎 肩里套蓝宁绸夹袍,项下挂着副近视眼镜,腰里槟榔荷包儿一步一摆——地道一身师爷打 扮。莫计富瞧得清爽,远远便叫:“嘿,邵老夫子!吃饱了撑得出来散步儿么?——你他娘 的愣甚么!为黄柳氏讨债官司,你没找过我老莫么?” 那邵师爷戴上眼镜,怔了半日才看清了,立刻满脸堆下笑来,快步迎上来,口中说: “是莫刑庭呀……恕学生眼神不好,怎么敢忘了您呢?是我们的衣食靠山嘛!”又一闪眼看 见姚清臣,“这不是姚太尊么?您不识得我,我是南通人,真个天上掉下父母官!要拜见您 有件小事,正寻门子结识您老呢……”他连说带笑,连车夫都一揽子套近乎,“兄弟……还 有这位……都跟我来!你们准还没吃饭——老刘头,别忙关伙房,打整菜蔬,郭太爷的同年 来了,照八两的例弄一桌来,回头老爷有赏!来来来……就在东花厅,又暖和又敞亮……” 一头带路,一头笑语,寒喧殷勤得间不容发,直让到县衙大堂东侧院,连朵云在内都一齐落 座,一样儿礼宾相待,又说:“还有一坛子老绍兴,怕不够,我再弄去!”直到他风风火火 出去,几个不同身份境遇的人还被他的热情弄得发懵。倒是莫计富见机,忙尾随出来,在邵 师爷耳畔叽哝几句。邵师爷撮着牙花子笑道:“我说呢!还带着个大脚片儿番婆儿……衙门 现在没人,交给他们也不放心,这是钦犯不能难为——这么着,一处吃饭吧,酒少喝。饭后 我还要跟姚太爷说事儿,我那个不成材兄弟为一块风水地和一家寡妇打官司,输赢小事,面 子栽了要紧。趁这场子您老也帮衬几句。”说着忙活去了。 因为朵云在场,这顿饭吃得很快。几路人其实都不相熟,身份高下悬殊,但都知道“钦 犯”二字份量,只狼吞虎咽猛吃。倒是朵云似乎酒量颇豪,见众人不多饮,满口藏语也不知 说甚么,连吃带喝自斟自酌,吃酒吃得薄晕上颊,她却把握得见好就收,也就住杯停箸。邵 师爷吃过饭的人,只陪着约略劝酒劝菜,却也不来相强。恰吃到将近席终,众人揩手抹嘴纷 纷起身,还是门上那个衙役头儿一溜小跑进来,笑着对姚清臣道:“太爷,刘延清老大人派 人来接朵云夫人了……”说着回身一指。 众人顺着他指方向隔门外望,只见西斜阳下五六个人践着满地化雪水迄逦近来。都穿的 内务府笔帖式六品装束,打头的是个四十岁上下的中年汉子,却是金青石顶戴雪雁补服,身 材又高又壮,黝红脸色毫无表情,只那顶官帽子略大一点,几乎压了鬓角,一望可知是个城 门领之类的武官。 朵云目光一闪即敛,心里一阵紧张兴奋:仁巴来了! 此时席上几个人早已离位,愣着看这几位“上宪”雄赳赳进来,姚清臣忙进前一步“啪 啪”打下马蹄袖,行庭举礼,小心翼翼道:“卑职姚清臣,乾隆十五年同进士出身,现任南 通县正堂。 “宝日格勒!”仁巴操一口生硬的汉话,打断了姚清臣,带着浓重的蒙古腔,傲慢地扫 视众人一眼,自我介绍道:“三等虾,跟着蒙古英雄巴特尔办差使的!这里你的是头,朵云 押在哪里?” 朵云也万没意料仁巴是这般料理,想笑,咬着牙偏转了脸低头不语。姚清臣忙陪笑,指 着朵云道:“这个妇人就是——卑职奉命……”“刘中堂的已经到了扬州!”“宝日格勒” 不耐烦地一摆手,“福康安和刘墉另有圣旨办差的。你们押她仪征,差使的办好了。人交给 我的,你们放假的!”说着一努嘴儿,两个人过来架过朵云便走。屋里几个人都不禁面面相 觑:这位宝日格勒无论神态言语来看,是蒙古人似乎不假,又穿着官制袍服,挑剔不出毛病 儿。但交割人犯,要有信票,有回执,怎么拉过人说走就走?这侍卫也忒不懂规矩了!但他 的官阶高,身份贵重,又一脸蛮横,几个人心慑得不敢问话。眼见他们就要出门,姚清臣责 任在身,一急之下乍起胆子,笑着绕到前头,呵腰儿陪笑道:“大人,走这么远道儿,准还 没吃饭呢?歇会儿,吃杯茶,卑职……”他突然灵机一动。“卑职到扬州也有公务,咱们一 道儿上路……”莫计富也陪笑:“大人,嘿嘿……小的们奉差有规矩,得有延清老中堂的回 执。嘿嘿……或者崇如大人的也成。不然回去没法交待,嘿嘿……这是规矩,嘿嘿……是规 矩。” “格力吉隆巴!”仁巴似乎愣了一下,粗野地骂了一句,亮出一面明黄镶边蓝底黄字的 牌子给莫计富等人看,姚清臣和邵师爷也凑过来嘘眼儿瞧。却是满汉合壁两行小字: 乾清门三等待卫 但他们谁也没认真见过这物件,无法辨真假,心里信他是真,但没有回执放人是万万不 能的。仁巴收起牌子道:“这个,假的?格力吉隆巴!”站在旁边的朵云突然道:“我不跟 你走!我还是跟这几位一道儿。你太粗野……”接着又是一串儿藏语。仁巴似乎有点气馁, 口气仍是不容置疑,“我是刘中堂指令的!没有商量的!一道走,可以的!”说罢和众人拔 脚就出门,在院里立等。 但汉人繁琐仪节多,总有许多寒喧罗嗦,邵师爷还惦记着说官司,又取茶叶又送红包 儿,约略说了情节,又道:“回头给太爷写信再说详情……”见仁巴在外跺脚,等得大不耐 烦,这才殷辞出来。穿出东院未出仪门,朵云越走越慢,似乎有点心神不宁的样子。仁巴大 步在前,回头道:“快点的!”姚清臣也问:“你好象有甚么事?”朵云嗫嚅了一下,不好 意思地说道:“我……我要方便……”又是几句藏语。 她要解手。水火无情的事谁都能谅解。但衙门里没有女厕,就有女厕,谁也不能陪着进 去,跟着送出来的邵师爷指指东墙跟一个斜搭的茅棚,说道:“那就是茅房——我喊喊看里 头有人没有。”近前喊了几声,里边没动静,笑道,“进去吧!”“谢谢你了!”朵云说 道。她似乎憋的厉害,拧步儿夹腿蹈蹈进了东厕。 十一个大男人站在厕房不远处等,但这种情势不同于等吃饭看筵桌,不能死盯着,也不 能议论长短,傻站着也似乎不妥(有偷听厕所动静嫌疑)。姚清臣儒生身份,觉得不雅,便 和邵师爷兜搭:“老郭回来告诉他一声,这离南通又不远,得便过去聚聚。” “是,那是一定的,不过,他老人家就要陛任了……” “陛任更好,绕点道儿去我那盘桓几日。” “成,到时候学生也陪着过去。” “你兄弟那档子事我心里有数,放心就是——她是自杀嘛——不过你也得预备着破费几 个。判你有理,那头死了人,毕竟也得安抚。刁民难惹,你当师爷的自然知道。” “是,老父台说的,正是学生心里想的……” ……跟从姚清臣的三个衙役也自有他们的题目议论,张三请酒李四赖帐搭讪着。 足有半刻功夫,议论突然停止了。先是莫计富,摸着脑后辫子诧异道:“怎么还不出 来?”一个衙役接口道:“就是!屙井绳尿黄河也该完事儿了!”这一说,所有的人都警觉 起来,听厕中寂静无声,姚清臣不禁脸上变色,指着墙问道:“老邵,墙外头甚么所在?” 邵师爷也慌了,说道:“别是翻墙逃了——外头是官道!”一个衙役便对厕房喊:“喂,完 了没有?完了没有都答应一声!” 一片岑寂。 再喊一声,仍无动静。姚清臣情知大事不妙,顾不得身份,大喊一声:“我们要进来 了!”一个衙役应声大跨箭步冲了进去,几乎同时便听他尖声惊呼:“老天爷!这婆娘翻墙 走了!”在寂静空寥的县衙院中,这一声喊话赛有人被蝎子猛地蜇着了头,又似半夜行路突 然碰到鬼魅样带着惊慌绝望。姚清臣双腿惊得几乎一个坐墩子软在地下。邵师爷头皮一麻起 了一身鸡皮疙瘩。连专门等着这一声的仁巴也被这一嗓门吓了一跳:这畜牲失惊打怪,他妈 妈真给了他个好嗓子……姚清臣一个返醒回过神来,原地里犯了疯癫似兜了几个圈儿,气急 败坏对邵师爷道:“快,快!叫巡捕房衙役……全城戒严!” “这会子都放假了……”邵师爷脸色惨白,冷汗顺头往下流,结结巴巴说道:“等人叫 齐,早就逃远了……” “她走不远!”莫计富叫道:“她穿那身衣服谁看谁照眼……”说话间,入厕的衙役已 抱着朵云的藏袍一脸苦相出来,绝望地说:“她把衣服换下来了!”姚清臣急叫:“把衙门 现有的人,连伙夫在内都叫上,一齐去搜去撵!她是个大脚女人,好认……”突然想起还有 个“宝日格勒”,忙转身道:“请,请请大,大人作主!” 仁巴见已得手,心里笃定,脸却板得铁青,皱眉沉思拖延时辰,一付指挥若定的样子, 半响才道:“她跑不远的!邵的,把你衙役的人都叫起的,向北,姚的,你们原路向西!我 们东边路熟的,向东!邵是本县的,不要动,赶紧通知县里巡捕房。码头、客栈的,旅馆饭 店还有男人睡女人的地方(妓院),看把戏的地方(戏院),喝茶的地方——一律搜的!晚 上卯时的我们集中,搜不到的再报刘中堂!”邵师爷听听,布置得满在行,只是“卯时”是 早晨,这位蒙古大爷大概弄混了,忙道:“宝大人指示详明!不过卯时太迟了,酉时我们聚 齐最好!” “‘有时’不行的!一定要聚齐!”仁巴认真地说道:“一定要定住时间的!”邵师爷 见他不通,苦着脸指天划地比量半日,才说明了“卯时”是明日早晨,而“酉时”不是“有 时”,而是……好不容易这位侍卫爷算“明白”了,一翻眼说道:“格力吉隆巴!天黑的就 来,你罗嗦麻烦的!”说着手一摆,“我们分头走的!” 天黄昏了。黝暗的晚霞象出炉的热铁,由灿红而橘黄、而褚褐、而灰红,愈来愈黯淡, 变成一天灰黑。水墨大写意似的晚云随着太阳的沉落,完全失去了多彩的姿色,变得阴沉黑 暗。偌大衙门里只剩下邵师爷一人,焦得热锅蚂蚁似的拧圈儿兜。申未过去了,没人回来, 西正过去,衙门派出的人回来了,帮着邵师爷说宽慰话,等,西未过去,姚清臣也回来了, 继续等,直等到半夜,也没见那位宝日三等虾的影子。一片嘈杂的议论埋怨声中忽然隐隐听 得一阵细碎的马蹄声急响。此时院里聚的足有一百多人,都一下子安静下来,屋里儿个人也 一阵兴奋,都站起身来,瞪着眼看时,并不是“宝日格勒”回来,却是本衙门随着郭志强去 扬州的捕班头儿罗克家在院里滚鞍下马! “出了甚么事?这早晚一院子人?”罗克家揩着一头细汗,一头进门一头问邵师爷, “——押运朵云的槛车到了没有?今儿中午刘少傅专门叫郭大爷问起这事。他老人家就要和 福老爷一道北上……郭太爷怕出闪失,叫我回来问问……” “上当!”姚清臣轻声惊呼一声,一下子瘫坐了下去…… “汉狗们上当了!” 朵云、仁巴、嘎巴几个人已经坐在扬子江仪征渡口下游十里处的江心里,一崭儿新的乌 篷大船分里舱外舱,厨房灶具一应俱全,七个人饮食起居都宽宽绰绰。此刻下锚江心,船外 昏黑的天穹下,青苍泛白的江水远观茫茫无际,近听江浪拍舟,看似孤舟寂寥,舱中却是一 片笑语欢声。他们也在计议下一步的行止办法。说起白日情形,一个个都笑得前仰后合。 “汉狗子们这里真有意思!”仁巴拍腿笑着:“只要有金子,甚么都能买得到……”他 指着嘎巴,“连这个娃子,也有个把总手本呢!要是金川人想作官,连金川的狗都能弄个这 种帽子!”他拍拍那顶大帽子,咧嘴哈哈大笑。嘎巴还是个小不点儿,嘻嘻笑道:“价钱便 宜得很,比运到我们刮耳崖的盐巴还便宜!”一个藏汉也笑道:“故扎(指莎罗奔)怕夫人 受苦,又送了十斤黄金来,其实塞上三钱银子,夫人在牢房里要吃甚么有甚么!” “他们是钱串子!” “象狗一样,只要有吃的,就是他的主人。” “除了仿造那面侍卫牌子,夫人,甚么事也没费……” “仁巴头人装蒙古人真象!我看那几个官见他,腿都颤抖呢” “哈哈哈哈……” 一片笑语中,朵云恢复了平静,随着船身一起一荡,在轰鸣的江涛中,她的声音显得格 外沉着清晰:“故扎让我回去,我当然是要回去的。但现在我还没有见到博格达汗,没有完 成他的使命……你们来,知道我的小鹰们平安健壮,我就更放心了。我——一定要见乾隆博 格达汗一面!为了我们举族的存亡……” “故扎夫人!”小奴隶嘎巴睁着一双大眼睛盯着朵云道:“您的自由是很不容易的。仁 措活佛和桑措老爷子都怕……他们把您送到傅恒的大营里当人质。再说,乾隆博格达汗囚禁 了您那么长时间都不肯见您,现在您逃出来,见他不是更加困难了吗?”朵云抚着他乱蓬蓬 的发辫爱抚地一笑,说道:“孩子,乾隆的势力太大了……一次打不赢可以再打,不会用我 来当人质的。我们已经打赢了两次,乾隆把他最能干的宰相都杀了两个,还杀掉了他最能打 仗的大将军。战争,总得有个双方能接受的结局,不能无休止地打下去——那不是我门金川 父老兄弟的福气。”嘎巴不解地问道:“那——夫人您为甚么还同意我们营救您呢?在狱里 坚持请求乾隆接见不好吗?” 朵云略带疲倦的眼睛好象隔着船蓬眺望外边一望无际的黑水逆波,叹息一声道:“…… 我不能完全猜透乾隆的心。但是,他不肯杀我,可能因为我是个孤身女人,会损害他的尊 严,也可能不愿把事情作得太绝,给故扎留着面子……他的臣仆们和他不完全是一条心,他 们要在主人面前表现自己的忠心,要用金川人的鲜血染红他们的官帽子。如果我猜的不错, 如果继续囚禁下去,他的臣仆就会说服他把我送回金川。我是不甘心这样的,一定要见他一 面。我要让他明白博格达汗既然拥有天下,就应该有天地那样大的胸怀!故扎在我临行前说 了三天三夜,告诉我应该对乾隆说些甚么,我还一句也没说……”她低下了头,双手捧着, 象是在祈祷着甚么,青丝瀑布一样的垂发下,一滴又一滴,泪落在手心里。· “夫人不必难过。”仁巴浓眉下目光炯炯,象是泪光又似火光,“松潘西边,还有一条 通往青海的路没有被汉狗子们发现。故扎已经下令,所有的老人女人和孩子都聚集在刮耳 崖,在刮耳崖我们还有足够一年的粮食,只是盐巴不多了,正在暗地筹买——如果刮耳崖守 不住,就从松潘西边克罗卡什峡谷穿过去,到青海的克佣小镇和达赖喇嘛派来的活佛接头, 然后举族到西藏安身——我们并不是没有退路呢!”他的目光阴郁下来,因为他知道这条 路,几千里的峡谷冰雪覆盖,没有人烟,没有水草,没有粮食接济,还要穿过二百里戈壁才 能到克佣,再翻越昆仑山,唐古拉山到西藏……。说是路,其实是绝路而已……沉默半响才 道:“故扎说,乾隆的面缚投降负荆请罪,要藐视我们金川人的骄傲和光荣!夫人如果…… 如果……”“如果我屈辱地答应他的条件,就不是他的妻子!”朵云一下子抬起头来,苍白 美丽的面孔上挂着泪水,嘴角挂着微笑,目光象要穿透船顶样望着上苍,“……噢!至圣至 灵全知全能的佛爷……我不会辜负我的丈夫,羞见我的同胞和儿女的!”移时,她才从激越 冲荡中回过神来,喘息了一下,问嘎巴道:“我们带有多少黄金?” 嘎巴指指后舱两个坐柜,说道:“两个箱子里有五千斤金子,手里还有十万两银 票……”朵云心里一阵感动:八万两金子!是把金川的库金几乎搬空了来营救自己啊!默谋 了一会儿,仁巴说道:“夫人,狗头金还有很多,故扎说不能带到内地,汉人知道了会红眼 睛的……” “知道。”朵云只答应一声,又沉吟许久,说道:“这么多金子带在身边是很危险的, 也用不了这么多。买下扬州最好的花园或者包租一处最美的风景,在海宁、瓜洲、苏州、杭 州,都包租风景,要最好的——有一万五千两足够用的。留下我们的用度,剩余的钱要买 药,防寒防冻的、刀伤药、风湿药、感冒伤风退热的药都买,还有盐巴。我估计傅恒会封锁 我们。可以换成银票,以五倍的价购买,但要运到金川,凭着故扎的收据在我们这开销银 子,这比我们自己买运要便宜而且风险要小——五倍的利,汉狗子的商人会拼命给我们送药 送盐巴的!” 仁巴听了不由暗自钦服:这位故扎夫人手握智珠,真个不含糊!因笑道,“故扎最发愁 的就是药。我们的人混进内地买药根本不行,汉人怕犯了傅恒的军法人财两空,也不敢带药 去卖。在内地开钱给他们,这办法好极了!不过,为甚么要租园子呢?” “我要见乾隆,又进不了他的院子。”朵云微笑道,“我在狱里听他们闲说,乾隆这个 人爱玩、爱作诗、爱骑马打猎、爱女人仁巴用狐疑的目光看了看朵云。 “要买些美丽的女孩子养在我的园林里。”朵云微笑道。 “博格达汗他……会中我们的计谋吗?” “会的——我们一定要想办法——派一个兄弟回金川,向我的丈夫报告这里的一切!” 小奴隶嘎巴接受了返回金川向莎罗奔报信的命令。他其实是个汉藏混血儿,今年才十五 岁,长得个子不高,脸盘儿、眉宇神气、肤色都是汉人形象儿,只那双大眼睛,微微外张的 鼻翼略带藏人模样。他的父亲原是汉军正红旗下的包衣奴,雍正年间跟着“模范总督”鄂尔 泰门下跑差。雍正十二年鄂尔泰在云南“改土归流”激得苗人全省皆反,苗王七十二山寨啸 聚兵马,打得各府各州官员魂不附体,鄂尔泰的政令不出省垣,州县府治互不能联络,都困 得孤岛也似。在一次向大理县送信归来途中,嘎巴的父亲被苗人俘掳。在苗寨被囚三年,张 广泗率兵平乱,举火焚寨的夜里他悄悄趁乱逃出来。此时鄂尔泰病死,掌旗牛录是张广泗手 下一个戈什哈,处置逃奴叛奴除了“杀”没有第二个字。因不敢回旗,游魂似的在云贵川讨 饭渡日。却又被下瞻对的班滚捉了去为奴。班滚兵败逃往金川,裹携着又到了大金川。班滚 自己就是寄人篱下的人,手下奴隶就更苦不堪言。从背粮运盐这些粗活计到炒酥油糌巴拈牛 羊毛绳支火造饭……一样不到就是一顿鞭子。在一次刈草中他偶然相识了大金川藏人故扎首 领的女奴彩玛,相濡以沫的劳作生涯由事生情因情至爱,悄没声的就有了嘎巴。直到色勒奔 莎罗奔兄弟二人为争朵云同室操戈,色勒奔决斗不敌而死,莎罗奔掌握金川大权,又逢清军 两次来剿,嘎巴的阿爹身世如此坎坷漂零,精明的莎罗奔一下子看中了这个兼通满汉苗藏言 语的汉子,提升了作自己的随从参赞,虽没有脱去奴籍,在金川也是头面人物——际会遇合 穷通贫富,一荣皆荣,一损俱损,是古今遍天下的通理,彩玛就成了莎罗奔的女管家,嘎巴 自然是朵云的得意随从。 沾了能够精熟汉语的光儿,嘎巴又身携吏部颁发的正牌子“把总”委任文书,一到武汉 便向兵驿投宿。因是金川前线营前效力弁官,从汉阳向西都由专设的官舰运送,水舟陆马五 十里一站,兵驿里无分昼夜大伙房不息火,米饭包子馒头红烧肉管够。运粮的运饷的运药物 被服锅灶杂什物件的军需官络驿不绝。嘎巴身负重任,也不甚敢和这些人兜搭。但觉入川以 来,一路走一路全是军官,全是兵驿,气氛愈来愈紧张。进了成都郊外,计程走了将近两个 月,天气早已到了仲春三月。从竹篱、养马河、龙泉驿到清水屯一带数十里,新竹丛畔绿柳 荫里,连连绵绵大纛小旗营垒相望旌麾蔽日都是营盘连接,一色的牛皮帐蓬望不到边,饶是 嘎巴见多识广,两次金川之战中厮杀过的人,见如此雄壮军威阵势,也不由得暗暗心惊。 为怕被人识破行藏,嘎巴没敢进城,绕城南走了半匝,在双流镇军驿里住了一晚上。他 心里犯嘀咕:再向西走,不知自己带的官衔护照还管用不管,是换了民夫装束走,还是用钱 再买一个中军传令戈什哈的牌照之类混人金川?嘎巴早早吃饱了饭,在西院一侧厢房南头一 间曲肱而卧,嚼着槟榔盘算着,直到戍初时牌,天将断黑时,方要朦胧入睡,忽听见东边正 院脚步杂沓,像是一群人被赶进了兵驿,夹着有几个人粗声吆喝训斥: “都靠墙根站——靠墙根!操你——闺女的老杂毛,夹腿捂肚子的犯甚么毛病?” “你——站那边!”另一个尖嗓门儿叫,“谁叫你坐啦——瘸?你不来金川,就变成瘸 子了?!” “你!”又一个人吼道:“这是甚么地方儿,扒裤子拉鸡巴就撒尿?” 接着便听“啪”的一声耳光声,撒尿人带着哭腔的申辩声、训斥声,还有人央告:“求 老爷叫这里爷们多赏一碗饭……我有消渴症……委实走不动路……”“消你妈的蛋渴!”还 是那个尖嗓门儿骂道:“你就是开药店的,自己的病不治跑来跟老莎勾手儿,跟他妈朝廷过 不去!渴死你饿死你个狗日的!” “算了算了老刘!”一个人象是领头的喝止了众人吵叫,对尖嗓门儿道,“这几个家伙 明儿送到傅爵爷手里,不定活得活不得呢!你这是走累了,拿他们撒气儿——留着点精神, 我去和驿长官说说,先吃顿饭,将就住一晚。明儿松快着就进城了,交差完事儿回大营!”
前回时代书城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