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清纯美女 明星美女 靓女模特 美女壁纸 唯美风景 动物图片 性感自拍 性感美女 丝袜美腿 中国美女 日本美女 韩国美女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时代书城、文学小说 >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8

  “我真不明白自己于么要陪着你这个不男不女的丫头!”喜月翻翻白眼,没好气的说。
  一开工,就有外地来的员外看中她,正要带进房内,这个小龟奴就出现了,而且还可怜兮兮的,她怎么能视若无睹?
  唉,真的是女的。之前外头的风言风语,她还半信半疑,现在终于可以确定风炫衡没有断袖之癖,而是大家全给这小龟奴唬弄了。
  “回来干么!这种地方是清白的姑娘待的吗?”喜月想要赶她走。
  颜小圭垂下视线。“我不清白了……”
  喜月呆住了。“也是。你怎么能逃过风大爷的摧残……不,我是指他的风流。”小圭扮回女装,看起来清纯的让人想一口吞掉,还好妓院里其他客人没瞧见小圭,不然羊人虎口,风炫衡来讨人,她不是完蛋了吗?
  风炫衡会来吧?
  “他真的真的很风流?”
  喜月挥挥手。“哪个男人不风流?”
  "严大哥就不会啊,听说他守身如玉,没有碰过任何女人呢。”
  “严大哥?他是谁?小圭,你到底喜欢姓严的,还是风大爷?”喜月一头雾水。
  颜小圭的脸泛红,不情愿的说着,“风。”
  喜月点头。“我明白了。”事实上,她一点也不明白,唯一懂的就是小圭的世界离她们愈来愈远了。
  也许先前当小龟奴,她们可以疼她护她,除了待在这里,她也没有其他地方去,但现在外头绘声绘影说风炫衡为一个女子甘愿身受重伤,如果那个女子真是小圭的话,她真的不能再待在这里了。
  她在这里多留一刻,只会让她的名节受损,害到她的未来生活而已。
  “你回去吧,小圭。”
  颜小圭着急的抬起脸。“喜月姊姊,你要赶我走吗?这里就是我的家啊。”
  喜月看着她可爱秀气的脸蛋,身上精美的衣衫更将她甜美的气息表露出来,一点也不像过去骂脏话的小龟奴。
  风炫衡在她身上下了功夫已经是无庸置疑的了。
  “不是赶你走。你看你现在已经跟醉香院格格不人了,再待下来,只会有损你的名节。”
  她咬住下唇。“我的名节已经没有了,没关系。”
  “没有了?”喜月失笑,“小圭,你不像我们啊。我们待在这里已经没有翻身的机会了,等到年老珠黄时,我们还会有什么好下场?你不同啊,既然风大爷看中你,就该趁着这段时间好好把握他的心。”
  “这段时间?”颜小圭茫然的重复着。
  “趁他还觉得你新鲜时,讨他欢心。如果能当上小妾什么的,就算将来被打进冷宫,你的未来也有保障了。”
  新鲜?小妾?未来?颜小圭困惑起来。
  “我不要这些!我……我不是要跟他讨这些!”
  “一个女人能讨的就是这么多了。”喜月又叹口气。对她天真的不知足感到忧心。
  颜小圭好迷惑。从逃离风云山庄之后,她直觉就跑回醉香院。
  她一直认为醉香院是她的家,这里的姊姊们都像是她的亲姊姊,跟她们说话一直很心安……可是现在好像疏离了,不明白喜月姊姊在说什么。
  她要的不是什么小妾的身份或者是玩什么手段来保住自己的地位,而是心痛他过去的花心。
  “我不喜欢他对其他女人……那个。”
  喜月哈哈大笑,挥了挥手,“小圭,你疯了吗?你要男人为一个女人守身一辈子?看看下头吧,一个晚上姑娘接多少生意你知道吗?如果男人只为一个女人守身,那咱们也不用干这一行了,可以关门大吉了。”
  是这样子吗?真的是她太贪心了?他对她那么温柔,每一个吻、每一个碰触都是好温柔好温柔,好像把她当成世上最珍宝的东西在宝贝着,如果他对每一个女人都这样……那她自己算什么呢?
  她的心头酸酸的,红了眼眶。。”
  “喜月姊姊,我觉得好不对劲,我老是爱哭,不能控制。”
  喜月张大眼。“你该不会是……”
  “为什么不能?”这时外头的老头大声叫着,“我有银子啊!本大爷有的是钱啊,红牌怎么样?不接客怎么样?我拿银子砸在她脸上,她敢不接吗?”一脚踹开门,王员外挥去其他人的拉扯,大摇大摆的走进来。“嬷嬷,你不是说喜月姑娘不舒服吗?我瞧她挺好的啊……”
  喜月连忙上前,花枝招展的笑着,“王员外,别气别气,看我喜月不是来招待您了吗?刚才我有点头晕,怕扫了王员外您的兴致,所以先让嬷嬷带其他姊妹服侍您,现在……”她暧昧的窝进他的怀里。“您说什么我就做什么。”
  王员外满意的笑了,眼角看见粉粉的颜小圭待在角落里。他双目一亮,心猿意马的向前走了两步。
  “这是新来的小姑娘吗?好可爱,喜月,你真是贴本大爷的心啊,知道本大爷也喜欢小姑娘,来来,小姑娘,今晚就由你跟喜月来服侍我吧。”
  颜小圭瞪着他色情的脸就觉得恶心,好似看见以前的风炫衡。
  “王员外,她不是……她不是这里的姑娘啊!”喜月着急的说。
  “胡说!在这里的不都是妓女吗?本大爷要上,谁敢阻止!滚!"他挥开阻止的喜月,伸出手要摸向颜小圭。
  颜小圭哼一声,直接出腿踹向他的命根子。
  “我最讨厌你这种恶心风流的老头子!敢碰我,找死啦!”
  王员外捂着命根子,痛苦的大叫,“混蛋,你这个贱女人,敢这样踹我的宝贝……来人啊!来人啊,给我拿下她!”他痛得眼泪鼻涕都流出来。
  颜小圭要再补上一脚,喜月看见王员外的随从跑进来大声尖叫。
  “小圭,快走啊!”
  两、三名随从看起来都很有底子,至少比风炫衡魁梧多了。颜小圭一见不对,仗着身小灵巧,快速钻出房间。
  “追啊,还住在这里干么?”
  外头看好戏的人很多,阻碍颜小圭的逃生路线。她灵活的钻过数人,想要奔出大厅,忽然头一昏,忍不住弯下身子,直觉抓住身边的人稳住自己。
  好难过啊……好像没有办法呼吸。
  “姑娘,还好吗?”
  “快,抓住她!”随从追上来。
  颜小圭大喊不妙,跑了一步又好昏,不小心撞上一名男子,还好他及时拉住她的手腕,否则她就要狼狈的跌坐在地上了。
  “小姑娘,别再跑了,你的气色很差。”
  这温柔的声音跟严大哥的好像,她勉强抬起头,看见一个好俊美的青年在对她说话。
  “你也会看病?”
  “略懂一二。”青年转向另一个方向,“冰炎。”
  另一名高大阴沉的男子立刻挡在他们之前。
  颜小圭吓一跳,看见那个男子高大的身影挡住他们两个。
  “小姑娘,这里空气污浊对你身子不好,咱们出去等冰炎吧。”青年别有用意的说。
  “好……”她也不敢再待下去了。
  “那麻烦姑娘为我引路。”他笑着,左手轻轻攀住她的手臂。
  颜小圭这才注意到青年的眼睛好像……看不见?
  她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一晃,他的眼珠没有转动一下。
  “你看不见?”
  “姑娘眼力真好。”
  “快让开,免得待会吃到苦头才来哭爹喊娘的。”那几名大汉朝冰炎喊着。
  “他真的可以应付?”
  “他可以的。”俊美青年安抚她。
  颜小圭点点头,想到他看不见,就说:“好,那我们先到外头等他。”她频频口头,拉着俊美的青年往外头走去。
  一到外头,先前的恐惧化为反胃,她马上奔到角落呕吐起来。
  “外头空气好,对你也好。”俊美的青年径自走到她的身后,摸索到她的背部轻轻拍着。
  等到呕光了,颜小圭才虚脱得蹲下来。
  “我好像吃坏肚子了……”
  俊美青年似笑非笑的。“会吐的原因有很多种。小姑娘,听你声调,你年纪很小?”
  “我才十六……”
  “十六?好小啊。他还真是老小通吃,连你这么小的也不放过。”
  她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努力的深呼吸,过一会儿才觉得好一点。
  “你看不见,怎么知道我气色不好?而且你来这里做什么?”他们来到另一个角落,蹲下来等着冰炎。
  “虽瞧不见,由手也可知你身体的脉象,这不是难事。至于我会来这儿当然是逛妓院啊。”他微笑—一回道。
  颜小圭看着他俊美的侧面,脱口道:“你不像是会来逛妓院的男人。”
  他笑出声,“颜姑娘果然眼力不错。这一次恐怕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来逛青楼。”
  “你知道我叫什么?”颜小圭非常惊奇。
  虽然看不见她的容貌,但是一听她的口气就知道她很单纯,单纯到根本不适合在武林里生存,不过她有玉扇公子罩着,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没有想到风流一世的风炫衡竟然会染指这么一个可爱又年少的小姑娘,也没有想到他会为一个女人甘愿苦浸百花地七日,而且还为她深受重伤。
  “我听她们喊的。”他回过神,随口编一个理由。
  事实上,冰炎极度不赞成他进妓院里。他的双目皆盲,身边一直有冰炎在陪着他,所以他可以胡作非为,而进江南的第一件胡作非为的事,就是要搅乱风炫衡的生活。
  他贼贼的笑了。
  他并没有想到这么的巧合。会在路过时看见她——快马送来的画像让冰炎一眼认出她是谁,而他也非常好奇风炫衡看中的女人竟然会进妓院,于是半强迫的让冰炎带他人妓院等待时机。
  时机让他等到了,现在他得想个法子让风炫衡好看!
  “你真的跟严大哥好像啊。”颜小圭叹口气,如果风炫衡也跟他们一样那多好。
  可是,她对严大哥的感情只像是亲人,如果风炫衡像严大哥,她还会喜欢他吗?
  “严大哥?”难道是严夙辛?她也认识严夙辛?也对。江南三大家,风、左、严三家情同兄弟,她会知道严夙辛不奇怪。
  严夙辛一向久居严家庄不外出,连武林侠女想要找机会进去也不容易,在女性的朋友上几乎没有一个,而现在这个颜小圭竟然喊他严大哥,由此可见她与严夙辛绝对不是短暂的碰了几次面。
  而她,竟然喜欢那个花心到可耻的风炫衡?她的眼睛也瞎了吗?
  “我还以为像你这样可爱清纯的小姑娘,应该会喜欢严夙辛那样的人。”
  颜小圭惊讶的看着他。
  “你也知道严大哥?”
  “江南三大家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现在武林盟主失踪,武林中的事全交给他们三大家处理,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全交给他们?那不是很累吗?难怪她们一直上门找他……”那些武林使女三天两头来看病,也时常看见她们公然待在他房里很久很久。
  严大哥告诉她,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也许她们也是为了武林中事。
  俊美的青年仿佛了解她此刻所想,解释道:“近日西域魔教想要卷土重来,将中原武林闹个天翻地覆,很多武林人士前来江南共谋大计。听说毒娘子已于一个月前在松月园遭三大家击毙,魔教一定会再派出其他人手,甚至倾巢而出的对付三大家以及武林人士。”
  “你是说风炫衡会有危险?”闻言,颜小圭吓白脸。要是风炫衡再受一次伤,她一定会受不了的。
  “也许。”他保留的说。
  她恍恍惚惚的,担忧他,但又气自己不是武林侠女,不能助他一臂之力。
  “也许……只有武林侠女才配得上他。”
  “往口!”风炫衡大吼。
  颜小圭惊吓得不由自主的靠向身边刚才解救她的青年,瞪着以狂怒之姿突然出现的风炫衡。
  “颜小圭,不要让我再听到你说一次这种话,不然我一定打你!”就算他永远不会娶别人,但一听到她想把他推给其他人,心里的狂怒不是三言两语可以形容的!
  “你敢打我?”她最恨打女人的男人了。
  风炫衡看她娇小的身子,知道自己永远也不会舍得打她一下。
  “我是打不下手,不过我会亲你、亲遍你全身,你不是讨厌我碰你吗?我就让你讨厌彻底一点。”他不是滋味的说。
  “对,我是讨厌你碰我啦!"她大喊。
  风炫衡一听,心里更生气。上前一把拉起她,嘴里喊着,“不管你是不是讨厌我,反正你注定是我的人了,想逃也逃不了!”
  “如果是因为我的清白被你……”
  “住口!你这张嘴还能吐出什么象牙来,一说话就让人想要狠狠的掐死你!”
  “你骂我狗嘴?”
  “咳咳,可不可以停止一下?”
  风炫衡听见温柔的声音直觉想起严夙辛。这个关口他可不需要严夙辛或者任何其他温柔的男人跳出来,让小圭做比较。
  他可以对每个女人温柔,偏偏这个小乌龟让他气得牙痒痒的,每次想要对她温柔点,又被她气到发狂!
  他低头,看见一个俊美无比的男人蹲在旁边,想起刚才小圭似乎靠在此人身上?
  他的眼界嘴同时喷出火来。“他是谁?你跟他这么亲热?”他决定这辈子恨透温柔的男人!
  “你管我?”
  “咳,在下姓孟。”
  “我能管你,为什么不能?你是我的女人了,我不准你在外头喜欢上其他男人!”
  “风兄,你何不简化成,你只能喜欢我呢?”孟锁情小声建议。
  “你说得好像我有多花心似的,我有像你一样花心吗?你这个风流种!我恨你!恨你啦!”颜小圭想要打他,拳头却被他紧紧握住。
  “小圭姑娘,你不如说,你痛恨他的花心,他到底会不会改掉?”
  “住嘴!我风家的事要你来管?”风炫衡受不了这个姓孟的男人在一旁说些有的没的,因此凶暴的瞪了他一眼。
  这一瞪,让他觉得似曾相识。男人双眼的焦距好像难以凝聚……是瞎子?第一眼的印象是,好俊美的男人,好可惜的瞎子……好眼熟的脸孔……
  此时,妓院忽然走出一名男人。
  风炫衡脱口道:“是你们?”
  “风兄总算看出来了。”孟锁情笑着,感觉到冰炎站在自己身后。他站起来,说:“三年不见,风兄的记忆力差了好多。”
  “不是差!是恨之入骨恨到不小心忘掉你的脸!”
  颜小圭听他们言谈,有些被吓到,连忙拉着风炫衡的衣袖,小声问:“你的仇人?”
  “差不多了。”风炫衡将她搂进怀里。
  她苍白着脸,想着他们的仇人毒娘子已经很厉害了,这一次又出现两个,风炫衡伤势未愈,该怎么办?
  “把咱们当仇人看,冰炎,你说,他刚才欠的思要怎么还才好呢?”
  身后的冰炎并没有回答,而孟锁情也早就习惯他的少言少语。
  “哼,我不记得欠你们什么思情。”
  孟锁情笑得好得意,将刚才在妓院里的事情加油添酷的说给风炫衡听。
  他每说一句,风炫衡的脸色就愈白。
  一你是说,那个老头子想要欺负小乌龟?”
  “是啊,他还要小圭姑娘陪他上床……”
  风炫衡暴出一声怒喝,要冲进技院活活掐死那个老头子,要不是颜小圭紧紧抱住他,他真的会杀人!
  孟锁情轻轻问:“你看他现在的表情是不是像左劲?”
  冰炎无聊的看着冒出火的风炫衡,说:“很像。”
  “小圭,你别抖,我不是气你。”风炫衡注意到怀里的小人儿在害怕,勉强压住自己的怒火。“以后你别来了,这里龙蛇混杂的……”
  “这里是我的家。”
  “你的家在风云山庄!你回来这里会有危险!”
  “危险?”颜小圭抬起脸看他。“其实我以前就遇过他了。”
  “以前就遇过?”
  “王员外就像你啊。”她扁着嘴,看着他否认的表情。“都是花心、风流种,看到一个姑娘就换一个,永远没有真心的时候。”
  风炫衡呆住,起先不明白她为何拿他去跟一个色情老头相比,后来想起严夙辛的一番话,终于明白小圭的不安全感了。
  她的不安全感来自于他的花心风流,尤其她也曾亲眼看过他的风流,但是那不一样啊……
  “你以为我对你跟对她们一样吗?”风炫衡放缓语气,看见她默认的表情,叹了口气又道:“如果我知道有一天会有你这个克星来克我,我绝不会自惹麻烦去招惹其他女人。”
  颜小圭别开脸,认为这是他的甜言蜜语。
  “月姊姊说,男人是不可能为女人守身一辈子的。”
  风炫衡现在想指死的已经不止王员外,还有那个叫喜月的女人。
  “她身在妓院,看到的只有一面。还有另一面,那将是我的未来。”
  “你的未来?”
  “为你守身如玉。”风炫衡轻吐出真心话来,也不怕害臊。天要亡他,他就任由它来亡吧。反正遇见小乌龟是他这辈子唯一的挫败,他也认了,只求能与她相守一生。
  “说说而已。”颜小圭嘴里这样说着,但心里偷偷高兴。是女人,听到这种甜言蜜语,都会很高兴吧?
  “那你就看我做吧,小乌龟。”他温柔的说:“我……没有对一个女人这么真心过,也许过去我风流,但是从来没有对她们付出真心,就算是索求身体的欢愉,也不会有与你在结合时那种心灵相契的深刻感受。”
  她迷惑的看着他。
  他俯下脸,轻轻吻着她的唇瓣,在她耳边低语,“我连亲吻你都开始想要你了。没有一个女人能让我这么急促的想要,你知道为什么?”
  她摇摇头。
  “因为我对你有感情。”
  “感情?”她避开他的吻。
  他瞪着她。“你不喜欢我亲你碰你?”
  “我讨厌你老是用这种方法来左右我的看法。”颜小圭幽怨的看他一眼。“那会让我感觉你一日没有男欢女爱不可。如果我拒绝你,说不定你会去找其他姑娘,毕竟你曾经风流这么多年,要你守住我一个人是不可能的事……"
  “谁说不可能!”风炫衡哼一声,“你瞧轻我了,要守个三、两天的欲望,对我不算什么。”她把他当成什么,种马吗?好像一天到晚除了床上厮混之外,都不用做事。
  他想要她,是出自于真心的爱欲。不喜欢她,他根本不用讨她欢心!
  颜小圭摇摇头。“两、三天不够。”
  “那一个月我也能忍。”最多望梅止渴,偷看她洗澡什么的。
  她还是摇摇头。
  他咬牙忍痛。“两个月?”
  她哼一声,完全将脸撇开。
  “三个月?”他好心痛,他根本不想碰其他女人了,满脑子只有她,一想到三个月内都不能碰她,他就快死了。
  “半年。
  “半年!作梦!”
  她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掉出来。
  “你连半年都不肯给我……这么快就有欲望,什么心灵契合我一点也不相信!”
  “我只想要你啊,小乌龟,其他女人就算躺在床上我也不要了啊!
  “也许,你该配那些武林侠女……”
  “侠女?”为什么又要扯到侠女?他是不是真的错过了些什么,让小乌龟心中的不安全感堆积到快去见老天爷了。
  “我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一点忙也不能帮,不能帮你打退毒娘子,也不懂武林中事,你看见我只会脱我衣服……”
  风炫衡挫败不已,瞪了偷笑的俊美青年一眼。
  “小乌龟,我脱你衣服是因为……我爱你!”他厚着脸皮说出来了,希望能够完全拔除她心中的疑虑。
  “那你脱喜月姊姊她们的衣服也是爱她们吗?”
  “那不一样!"风炫衡百口莫辩。“以前我不知道什么叫爱,所以一直以为满足自己的欲望就够了,但是遇见你之后,我才知道灵肉合一的感觉,我从来没有这么忍住自己的欲望,去温柔的引导一个女人,让她感到快乐、以她的喜悦为优先。你真的以为我在任何地方都可以脱下任何女人的衣服吗?”
  颜小圭迷惑的看着他。
  他说得好真心啊。说得让她心动了,可是自己真的配得上他?他真的能够为她一个人守身如玉吗?
  她这么喜欢他,喜欢到就算一辈子没有再跟他有任何亲密的接触,她也无所谓,可是他呢?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