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清纯美女 明星美女 靓女模特 美女壁纸 唯美风景 动物图片 性感自拍 性感美女 丝袜美腿 中国美女 日本美女 韩国美女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时代书城、文学小说 >

赫克托耳之死

阿喀琉斯越来越近,像战神一样威武雄壮,青铜武器灿烂夺目。赫克托耳看见,不由自 主地颤抖起来,并转身朝城门走去。阿喀琉斯顿时扑了过来。赫克托耳沿着城墙,沿着大路 没命地奔跑,并越过湍急的斯卡曼德洛斯河。阿喀琉斯跟踪追击。他们绕着城墙跑了三圈。 奥林匹斯圣山上的神衹们都紧张地看着这一惊心动魄的场面。 “啊,神衹们。”宙斯说,“好好地思考一下眼下的情势吧。决定的时刻来到了。是让 赫克托耳再次逃脱死亡呢,还是让他丧生?” 帕拉斯·雅典娜回答说:“父亲,你想到哪里去了?难道你想让命运女神已经判定要死 的人逃脱死亡吗?不过,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别指望神衹们会同意你的提议!” 宙斯朝他的女儿点了点头,表示她可以照自己的意思行事。她立即从奥林匹斯圣山上降 到到特洛伊的战场上。 这时,赫克托耳仍在奔逃,阿喀琉斯在后面紧追不放,不让他有喘息的机会,并且示意 他的士兵,不得朝赫克托耳投掷飞镖和长矛。 他们围着城墙追逐了四周,现在又挨近斯卡曼德洛斯河,这时,宙斯从奥林匹斯圣山站 起来,取出黄金天平,两边放进生死砝码,一个代表珀琉斯的儿子,另一个代表赫克托耳, 开始称量。赫克托耳的一边朝冥王哈得斯倾斜。在一旁的阿波罗即刻离开了。 女神雅典娜走到阿喀琉斯身旁,悄悄地对他说:“你站着,休息一下;让我去鼓动赫克 托耳大胆地向你挑战!”阿喀琉斯听从了女神的话,立即停止追击,靠在插在地上的长矛 旁,看着雅典娜朝赫克托耳走了过去。 雅典娜变为得伊福玻斯来到赫克托耳的面前,对他说:“兄弟,让我们一起去反击阿喀 琉斯!”赫克托耳看到他的兄弟非常高兴,他说:“得伊福玻斯,你真是我最亲密的兄弟。 现在,当别的兄弟都躲在安全的城墙后面,你却大胆地出城鼓励我作战,使我更加尊重你 了。”于是雅典娜引着英雄朝阿喀琉斯走去。她举着她的长矛,跨着大步,走在前面。 赫克托耳对阿喀琉斯叫道:“珀琉斯的儿子,我再也不躲避你了!现在我跟你拼个你死 我活。但让我们当着神衹发誓:如果宙斯看顾我,让我取得胜利,那么我只剥下你的铠甲, 并把你的尸体还给你方。你对我也应该同样对待!” “我不和你订条约!”阿喀琉斯面色阴沉地说,“正如狮子不能跟人做朋友,我们之间 也无友情可谈。我们之中必须死掉一个。现在使出你的本领吧,不管怎样,你逃不脱我的手 掌。你欠下我的战士们的血债,现在得由你偿还了!”阿喀琉斯说着掷出他的长矛。赫克托 耳急忙弯下身子,矛从他的头上飞了过去。雅典娜把矛拾了回来,交给珀琉斯的儿子。但这 一切赫克托耳都无法看到。现在,他也愤怒地投出他的矛,正好击中阿喀琉斯的盾牌,但被 弹落在地上。赫克托耳吃了一惊,回头找他的兄弟得伊福玻斯,想向他要他的长矛,可是他 已不见了。赫克托耳这才意识到是雅典娜骗了他。他知道末日已到,但他不甘心让对方轻而 易举地得手,于是拔出宝剑,挥舞着向前扑去。 阿喀琉斯迫不及待地准备厮杀,也等不及再掷矛了,他用盾牌掩护着冲了上去。他头盔 上的羽饰在风中飘拂,长矛闪着寒光。他睁大眼睛,寻找机会,想瞒准赫克托耳的身上露出 的地方下手。可是从头到脚他都用从帕特洛克罗斯那里掠去的盔甲保护着,只有在肩与脖子 相连接的锁骨旁露出一点空隙,使得他的喉咙稍有一点暴露。阿喀琉斯看得真切,狠狠地用 矛刺去,矛尖刺穿赫克托耳的喉头,但没有刺破气管,他虽然倒在地上,受了重伤,但仍能 勉强说话。阿喀琉斯高兴地说,要把他的尸体喂狗。赫克托耳央求他说:“阿喀琉斯,我指 着你的生命请求你,别让恶狗吞食我的尸体!无论你要多少金银都可以,只要把我的尸体送 回特洛伊,让特洛伊人按照殡仪将我安葬!” 阿喀琉斯摇了摇头,回答说:“你用不着哀求,你是杀害我的朋友的凶手!即使普里阿 摩斯愿意拿出和你相等重量的黄金作为赎金,你仍然难免要喂狗!” “我知道,”赫克托耳临死前呻吟着说,“我知道你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不会同情 我。但是,当神衹为我报仇,当你被阿波罗在特洛伊的中央城门射中倒地快死时,你会想起 我的话的!”说完这最后的预言,他的灵魂出窍,幽幽地飞进地府,寻找哈得斯去了。 阿喀琉斯却在一旁叫道:“你只管去死吧!无论宙斯和神衹们如何安排我的命运,我都 会接受的!”他从尸体上拔出长矛,将它放在一边,然后动手剥下原来属于自己的血淋淋的 盔甲。 希腊人潮水似地涌过来,围观死者高贵的形象和雄伟的躯体。阿喀琉斯站在人群中说: “朋友们,英雄们!感谢神衹赐福,让我在这里制伏了这个凶恶的人,他对我们的危害远远 超过了其他人。让我们一鼓作气,杀向特洛伊城。我们倒要看看,他们是把城池献给我们, 还是在没有赫克托耳的情况下仍敢抵抗。但我何必多讲,浪费时间呢?我的朋友帕特洛克罗 斯不是还躺在船上没有安葬吗?士兵们,让我们唱起凯旋歌,并把我杀死的这个敌人拉回去 祭奠我的朋友!” 这个残酷的胜利者一面说,一边走近尸体,用刀在脚踝和脚踵之间戳了个孔,用皮带穿 进去捆在战车上,然后他跳上战车,挥鞭策马,拖着尸体向战船飞驰而去。 赫克托耳的母亲赫卡柏在城头上看见了他的儿子,悲愤地撕下她的面纱,号啕大哭。国 王普里阿摩斯也痛哭流涕。全城响起一片哀泣声,连城墙也震颤了。年迈的国王恨不得冲出 城门,去追赶杀害儿子的凶手,众人好不容易才劝阻了他。 赫克托耳的妻子安德洛玛刻还不知道丈夫的死。她安安静静地坐在宫殿里,专心在料子 上绣着花卉。突然她听到城上传来一片哭声,心里顿时充满不祥的预感。她惊叫起来:“天 哪,我担心我的丈夫已被阿喀琉斯杀死了。来人哪,快跟我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她穿过宫殿,急步跑上城楼,看到珀琉斯的儿子的战车拖着她丈夫的尸体在野地里飞跑。安 德洛玛刻顿时昏厥过去,往后倒去。她的亲属们急忙扶住她。当她醒过来时,仍悲痛欲绝地 哭泣着,她的侍女们也在一旁哭泣。   
前回时代书城后